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4月>> 小中篇

少布的高原

任青春

   

    鹰是战士,战士要么战斗,要么死亡。

    ——博尔赫斯

    一

    多少次雄踞这高山之巅,少布都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巍峨的山峦,幽深的谷底,蓝天,白云,还有浑厚凝重的大气流,这一切,都构成了少布称霸的空间。少布是蒙古语,意为“鹰”。他就是一只鹰,一只独霸高原的鹰。多少次他孤独地游弋于群山与峡谷之上,苍劲的风托起他强劲的翅膀,飞过长空。每一座山丘、每一棵树木、每一条河流、每一片草原,甚至每一个弱小的动物都尽收他的眼底。当他雄睨万物之时,会由衷地慨叹,山是我的山,树是我的树,我就是万物之神,流动在翅膀下的是我的高原!

    但今天不同,他要和那个叫鹰拉的家伙决战!20年前,也是在这个季节,也是在这座山峰,他和鹰拉的父亲群力之间展开了一场殊死角逐,那时他年轻,英武,自信这座山只有他一个神。那个比他稍年长的鹰蹲守在他的对面,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目光里完全是居高临下和桀骜不驯。那时的他也像今天的鹰拉一样,凭借着自己的年轻气盛,不把对手放在眼里,以孤傲和绝决的眼神去逼视对方。那时他知道这将是一场血战,事实果然如此,当年的血腥场面20年之后仍然历历在目。当两只猛禽飞抵对方身体的一瞬间,那只鹰极想利用自己体大喙利的优势给少布以致命的一啄,但他毕竟稍老了一些,力量和速度都力不从心了,少布的利爪先于他毫不犹豫地刺中了他的肩臂,只一刹那,那只鹰皮开肉绽,他歪斜着飞向远处的低谷。少布没有乘胜做致命的一击,而是以英雄相惜的目光望着他艰难地飞去。他知道,即使自己放过他一马,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因为鹰的生命是为荣誉和尊严而生的,自然他也会为荣誉和尊严而战。胜者为王,败者会以死洗刷自己的耻辱。果然,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那只叫群力的鹰。

    而今天的对手不比当年,他年轻,勇猛,狂放。自己已是老年,体力和精力都不及对方,有的只是经验。因此说胜负难料。但他不会选择退缩,因为鹰的家族血液里流淌的就是刚烈的鲜血。在他们的世界里,永远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如果今天胜了,他将继续统治群山,做他的山神;如果败了,他也不会苟且,会做出自己的抉择。

    一阵烈风袭来,树木发出飒飒的声响,鹰拉的翅膀歪斜了一下,他马上调整了过来。少布俯下身,贴在岩石上,距离搏杀还有一点时间,双方都可以调整一下。他只想歇息,他微闭上眼,自己的经历在大脑中快速地过滤着,特别是他看到对面的悬崖处,那里是他的出生地,从他出生距离现在已经40年了。少布的家族寿命很长,他已经生存了40年,到了垂暮之年,就是死也是无憾的了。这个年龄像人老了一样,常常怀旧,他想到了出生时的情景,就像昨天刚刚发生,那么清晰,那么醒目……

    那是一个暮春时节,尽管谷底已是一片盎然,但峰巅之上仍然是寒流涌动。那时他还没有遇到后来遇到的蒙古族汉子德成,自然也没有少布这个名字。他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个黑暗的涡流之中,隐隐地看到一线光明,很微弱。他向着那线光明奔去,但他遇到了阻隔,出于本能,他用还不坚硬的喙用力啄那线光明处,一下、两下、三下……一股暖流刺破了黑暗,他用力扩大,扩大……他看到了一个从来没有看到的世界,他摆脱了那个铁青色的屋宇,颤栗着往前挪移,每一小步都伴随着晕眩,

PAGE 1 OF 2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