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4月>> 记忆·故事

杂记三篇

杨子明

        冬院小记

    这是一个临江山村的庭院,江是大江,村是小村,庭院因为后有一堆矮山的屏依,前有一带林树的遮蔽,遂显得隐秘而又幽邃。一条小路如一根绸带从江边飘甩出来,由东向西延伸,像庭院伸出的一条长长的脖颈。小路的尽处是一个木板的大门,大门的右下角开着一个角门。门外篱边是村落和那里的几十户人家。遥望村中稀疏的一座座小屋,都因为积雪而有了一个状如蘑菇的圆满的屋顶,样子很像童话世界。

    昨晚风急雪骤,依稀有几片雪花飘飞到我的梦境中来。早晨我走出屋子,雪还未停,不过比昨夜的小了,空中的雪花已经稀疏,飘动也缓慢了,那情形就如一个人饭后散步,样子轻松,随随便便,显得十分悠闲。风雪是一支进行曲,高潮过后现在正奏着它袅袅的余音。今天早晨,已到八九点钟了,小路上还积着厚厚的白雪,上面连一个足迹也没有,小路尽头的大门深闭着,大门上的小角门也紧闭着。大门后面,院篱外边,竟没有一点声息,隔壁的村落和人家为什么忽然这么静寂,昔日吵叫的人声和鸡犬之声为什么突然都消失了,莫不是昨夜村子里的人家都一起搬走了?我不想走出这院子,不想在小路上踏上足迹,不想去把大门和角门推开。人们不再走进来,我也不想从这里走出去,姑且就让这积雪的小路和关闭的院门把庭院与外面的世界隔开吧!

    院前的广场上,唯有我和小狗聪聪玩耍逸乐。这是一条三岁的德国黑背犬,聪明机警,善解人意,只因为我一到这里来就为它解开系在它颈上的绳索还它自由,它似乎对我特别感激,与我的友好胜过对任何人。此刻我挥舞扫帚逗弄它,它为追扑帚头忽而东忽而西,有时站立起来,有时竟腾空一跳。我停止了挥舞,聪聪就静静站在我面前望着我,它的眼神是那么亲昵!

    我领聪聪走到江边的一个亭子上去,亭子卓然而立江滨,六角翼然欲飞,上题一名:“闲旷亭”。亭前江面,一片迷蒙,此时,江雾升腾,雪雾交织,似有无数仙女在扭动作舞。对岸的街树只有朦朦胧胧的一团团影子,远处的山峦已模糊不清不辨边际。聪聪静立张望,忽然引颈吠叫了两声。我以为有人出现,左右寻看,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我回视聪聪,发现它翘首江面,眼神迷离,样子奇怪,它在叫什么?昔有“蜀犬吠日”的传说,蜀中多大雾,偶然日出,犬即吠叫,皆因少见多怪。今或主人怪僻,犬也乖戾,竟望江雾而叫。此时水流无响,冰结无声,江面异常寂静。平时游弋的野鸭和盘旋的鹞鹰已无踪影。我沿着江滩南行,雪覆盖的江滩时有滑冰,时有水窟,人不能不谨慎行走。聪聪在前边为我引路、探险,它不时用前足踏踏这里,用鼻子嗅嗅那里,之后站下回望着我。茫茫世界,只有我和聪聪!

    忽然,聪聪在一丛枯草前停下,嗅了起来,又用两只前爪急急地把雪扒开,里面露出一个冻硬的带毛的东西,聪聪把它叼了起来,原来是一只死鼠。聪聪似乎兴奋,想要咬吃。我厉声呵斥:“非!”这是平时训练聪聪行为的禁语。聪聪停下,疑惑地仰头望着我。我耐心地对聪聪讲:千万不能吃死老鼠。如果这老鼠是被人用药毒死的,你吃了也会中毒毙命。庄子先前就对惠子讲过鹓鶵不食腐鼠的故事。庄子到了梁国,梁国的相国惠子以为庄子要来抢他的官位,就派人组织全国搜索搜了三天三夜。后来庄子见到惠子,说你那个官位算什么呢?你不知道有一种高级的鸟叫作鹓鶵,它一飞就飞很久,非梧桐不止,非竹果不食,非清泉不饮。我庄子就像鹓鶵一样,非常高尚,而你那个相国的职位对我来说,跟腐烂的死老鼠没有什么不同,我怎么会因为一只腐鼠而放弃我清高的人格与高迈的追求呢?聪聪似乎听懂了我讲的故事,弃腐鼠而继续前行。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