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5月>> 作家走廊

茉莉花香

郑彦英

   

    她的脸光嘟嘟粉嘟嘟的,一波一波的光从眼睛里面荡出来,把人撩得不会吸气。

    她把手朝前一伸,“给你,那边的人,有味道。”说完就跑开了。

    是白花油,小小一瓶白花油。

     

    登机后,我开始研究白花油。知道它是由薄荷脑等成分组成,无色,有较强烈的特异香气。

    看来,印度人身上有味道,她要我用白花油遮挡呢!

    当飞机在加尔各答降落的时候,我自然异常敏感地吸检着一个一个环节上人的味道。

    还好,不像她担心的那样,虽是异国,人的肤色比我们稍稍重一些,但味道还是正常的。

    特别是到机场接我们的印度导游。

    导游手里拿着一张A4纸,上面用汉语打着我们团四个人的名字,他们三个匆匆赶了过去,我跟在后面。

    导游站在一群接机的人里面,属于高个子。所以头就稍稍往下低一点,一双看人的眼睛,往上翻着。由于看得认真,嘴巴朝前噘着,弄得很严肃。和前面三个人握手的时候,他的表情没有变,便把第一次见面弄得很僵硬。我跟他握手的时候,特意闻了闻他的味道,还好,基本无异味。但我看见了他朝上翻着的眼里面,眼白很混浊,而且有血丝。脸上的颜色属于印度人种特有的颜色,黑红混合,应该属于黑色和赭石色的过渡色。这种颜色我喜欢,有平民特色,接地气。但是,他一张口说话,我不太习惯,他把一个一个汉字咬得很重,而且一个一个从嘴里蹦出来,子弹一样地射向我们。这倒没什么,只要清晰地表达意思就行,但要命的是他又发音不准,而且一着急,嘴里就蹦出了OK之类的英语,而且是非常流利的英语,让我们不断地切换着频道。

    行前,这次采风活动的组织者就告诉我们,专门给我们找了一个中国通,是在天津大学进修过一年的。我在心里感叹:妈呀,中国通就是这个样子,看来在印度推广汉语,约等于登天。

    到达路边,他站在一辆车跟前,额头还是前倾,眼睛还是朝上翻着,看着我们,比比画画地说了半天,我们没有听懂,眼睛和脸部表情自然僵着,无奈,他拉开车门,流利地说了一句:“OK?”我们才知道,这是接待我们的商务车。

    我第一个登上车,天色已晚,但是车里开着灯,便看清楚这是一辆可以在车内站起来走动的商务面包车,对于长时间旅行的人来说,这种车比较合适,我想赞扬一句,但嘴巴被气味封住了,一股深重的怪味占据了我的呼吸,我不管用鼻子吸还是嘴巴吸,吸进去的都是这种难以忍受的味道。我立即从兜里掏出白花油,迅速抹在我的鼻子下面,本来想到这样可以驱除邪味,没想到白花油和车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产生了更加让人不能忍受的味道。同行的三个朋友这时候上来了,大呼小叫地说着味道,但大家还是克制的,说说也就说说,坐下了,安静地坐下了,车便开了。

    我心里难受极了,在印度要采风十几天呢,如果天天都坐在这样的气味里旅行,还不把人熏死?

    想到这里,我只好对导游说:“能不能换一辆没有味道的车?”

    导游看着我,明显地是没有听懂我的话,我只好很慢地又说了一遍,他似乎明白了,说了几个字,我倒一个没有听懂,他又生硬地说了一遍,看我脸还僵着,便又流利地问了一句:“OK?”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