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5月>> 诗人空间

异质的童话——论余幼幼近期诗歌写作

余幼幼

       

    余幼幼的诗,一直有她的异质性,如同梦幻中的呓语,打破了白昼中常规的语言组合,带着夜晚的巫性与魅力,在黑暗中让人回味那延伸至诗性另一端的美意。其表达中的陌生化和新鲜感,正是她的俏皮与天才之处。那些出其不意的想象,是对僵化板结之诗的一种反叛,由此来看,余幼幼的写作是不循常规的,她让你抓不到她的想法,她的思维,甚至她的下一句,那种跳跃和活力,让她冲破了既定的秩序,保持着“在路上”的敏感,这种任性,令她成了一个诗歌上的革新者。她的诗虽然书写当下,但又带着过去的影子,且不乏前瞻色彩,这种童话气质,正是很多女诗人所缺少的一种创造性品格。她们仅仅依靠直觉写作,虽然直觉很重要,但如果陷在里面,不能从单一的感悟中超拔出来,其写作也就难有持续性,更无法建立起恒定的美学信念。余幼幼这些年坚守在诗歌现场,虽不乏纠结,惆怅,但生动,精彩。从其近作,我们亦可看出蕴藏其中的内在变化,她试图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开掘出另一片诗的空间,它可能表现为一种意念,也可能是一种敞开的独特美学。

    一

    我一度认为,余幼幼是一个典型的想象型诗人。她坐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向着外界发出复杂的怪笑,天马行空,又无所顾忌;即便将语言之网撒出很远,她也能收回来,并从中领悟到表达的力量,还有冷幽默和意外惊喜,以及那神经质般的激荡与妖冶。她的想象不是凭空的,而是基于修辞如何去穿透现实,她还要用这种富有穿透力的想象去刺破夜的梦境。她将自己置身到奇特怪异的超现实世界里,去体验一种创造的快意,这快意里可能夹杂着阴郁、潮湿和幽灵般的青春诉说。

    她的《夜游症》组诗,我们不可以世俗的眼光待之,那里面充满了光怪陆离的诸多可能性,混杂,丰富,且有着无法预测的变数之美。也即是说,余幼幼在搭配那些声音、画面与场景时,可能不是出于对当下的还原,而是竭力打破既定格局,营造属于她自己的另一种现实。“你出生前的结构/被画在床单上/出生后的性格被/钉在墙壁上/你出生时穿越了/一年中最长的黑夜/只为了/让第二次出生/不那么费劲//你向上寻找乳房/向下寻找脚印//天亮的时候/你长得像你的父亲/天黑的时候/长得像你的母亲”(《夜游症1》),这种第二人称述说,是在向谁倾诉呢?或许是诗人内心分裂出来的那个我,代言了所有曾经历出生之人的感受,这不是野心使然,而是生活经验赋予她对人世与记忆的一种潜在认知。即便是一场普通的生日夜酒,也在她笔下发生了奇妙的变化,醉酒之后,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受,诗人并没有以蒙太奇的方式描绘,她的“现场直播”投射了更内在的真相,“他们借来肝脏与胆汁/借来高兴的理由/还从你那儿借走了/你和生日蛋糕”(《夜游症2》),这些被呕吐出来的,是高兴与难受混杂之感,很少有人会这么来处理日常经验,但余幼幼以她不循常理的想象方式,完成了对内心矛盾和冲突的消解。

    ——这一点或许与她对诗歌的理解有关,也可能在于她不愿服从固有的规则,因为既定之路总是让人觉得没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诗歌这种创造性写作来说,难度可能才是新意生成的前提。有时候,那些出奇制胜的表达,确实会在不经意间带给我们一种如梦方醒、拍案叫绝的惊喜之感。比如,在一首诗的开头,她冷不丁的切入角度,会让人一时无法适应,那是一种奇谲又偶然的美学颠覆,“去远一点的地方睡觉/你与摆渡船发生了关系/会不会导致怀孕”(《夜游症3》),这种书写可能很难让人觉得有说服力,而一旦超越了现实本身,其可能性也当被落实,被印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