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5月>> 金短篇

上电视

乔叶

   

    你真不去?

    不去。我真他妈的受够了。

    好吧。

    她挂断电话。早就预料到会这样。当初这个奖评出来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老吴,他的反应就是破口大骂:早就说不要不要,还非要给我,我都退休了,要这个虚热闹有啥用?应该给年轻人的,他们偏不给。一群王八蛋!

    老吴一般不骂人,毕竟高级知识分子这个标签在他身上贴了几十年,不好用粗话随时来撕掉的。可她没少听。老吴是她的前辈。德高望重,所有人都用这个词来形容他,所有人和老吴说话的时候都必称您,她不。

     

    她和老吴已经到了不用敬语的程度,她不觉得是无礼,老吴不觉得是冒犯。

    老吴不去,作为老吴的后备接班人,她就得去。她清楚这一点,但还是安排小余先去。周五晚上直播,今天才周三。她不能亲自在那里熬这两天。碰到这种破事的原则只能是:能抵挡多久就多久,能拖延多久就多久。

    回想起来,她调到院里也有十五年了。当初就是老吴去县里考察她,把她调上来的。当时老吴是院里的常务副院长,她是县科委的一名小公务员,因为在权威杂志上的一篇论文被老吴看到,就把她调进了这家赫赫有名的省级学术单位。从县里直接调到省里,在当时可是石破天惊的一大新闻。她去市委组织部办手续的时候,好多人闻讯跑过去看热闹,说是想看看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量。

    老吴后来告诉她,她不过是运气好。除了那一点儿小才,她有什么能量?什么能量都没有。院里已经好多年没有进人了,最近有好几个能量大的打开了重重关卡,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业绩,就把她搭配了上来。她既有点儿小才,又来自基层,还最年轻,拿她做个公事公办的人才引进招牌最合适不过。

    小才,小才,我的才是有多小?她抢白老吴。

    老吴就开心地笑起来。

    她一直记得老吴去县里考查她时的情形。老吴先找到她,她带着老吴去单位后院见领导,一路上穿花拂柳,她小心翼翼地问候致谢,老吴目不斜视地简约应答。见了领导,领导热情地寒暄着,老吴依然话语金贵,不苟言笑。她在一旁伺候,给他们端茶倒水,领导以既惋惜又珍视的语态介绍着她的情况,老吴只是倾听,点头。趁着沉默的间隙,她说:我回避一下吧。领导说不用不用,就在这里吧。老吴却肃然道:我建议还是回避一下。

    你知道吗,进到省城,你是零成本。我连你一口水都没喝,连你一颗糖豆都没吃。只要说起这事,这就是老吴的口头禅。

    这都是命。她翻给老吴一个白眼。这么多年,她已经混得像老吴的闺女了。

    周五早上刚洗完澡,小余的电话来了。

    昨晚搞到半夜,导演还是说我不行。

    怎么不行?

    说我怎么都不行。他们可矫情了,一会儿叫我戴个黑边眼镜,说这样显得像个知识分子,一会儿又让我穿西服,说这样显得有范儿,我每天都彩排四次,哪一次都能找出毛病。我要疯了。光化妆都化得我透不过气儿!您说,上电视咋这么受罪呀,一点儿都不好玩儿!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