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作家走廊

吉狄马加与叶夫图申科对谈录

时间:2015年11月9日

   

     

    地点:北京

    现场翻译:陈方 刘文飞

    录音翻译整理:李元 郑晓婷 孙明卉

    主要翻译整理:刘文飞

    吉狄马加(以下简称马):很高兴在北京见到您!因您在北京大学受奖那天时间很短暂,我们没有深聊的机会,因此今天特意找这个时间深入地谈一谈。不管您是作为苏联诗人,还是作为俄罗斯诗人,您都是我的前辈。我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写诗,那时我就已经读到您很多诗歌,是翻译成中文的诗歌。我们这一代中国诗人,尤其是我们这一批当时的年轻诗人,当年的苏联诗歌对我们的影响是很大的。

    叶夫图申科(以下简称叶):您感到最亲近的俄罗斯诗人是哪一位呢?

    马: 当然是普希金,我读到的第一个俄罗斯诗人就是普希金,他也是我读到的第一个外国诗人,我读到的译本是中国非常有名的俄国文学翻译家戈宝权先生翻译的。

    叶: 译文大概是什么年代的?

    马:上世纪50年代的。后来我们读到了苏联诗人的作品,读到了您的诗,还有沃兹涅先斯基和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再往后,白银时代的作品被大量翻译成中文,包括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还有帕斯捷尔纳克。当然我读得最多的还是马雅可夫斯基的诗。我这次正好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我最近正在写一首长诗,是献给马雅可夫斯基的,差不多写完了。我认为,在20世纪的俄罗斯诗人里,他是一个不能被遮蔽的人,他对语言的贡献,包括对诗歌形式的贡献,都十分巨大,我认为他是一位巨人。

    叶: 您最喜欢马雅可夫斯基的哪些作品呢?

    马: 他早期的作品,包括他作为未来主义诗人的一部分作品,也包括《战争与世界》《穿裤子的云》,等等。

    叶: 看来您是喜欢他早期的诗。

    马: 对,但是他后来有一些诗,哪怕后来有一些人从意识形态角度对它们进行评价,我还是认为,就其气势和诗歌的真诚度,也是现在很多诗人所没有的。

    叶: 说到马雅可夫斯基,在我看来,他本来是想成为一个伟大的政治诗人。后来呢,他实际上成了一位伟大的爱情诗人,他的爱情有两个对象,一个是女人,一个是革命。对于他来说,“女人”“革命”“爱情”“列宁”,这些都是同义词,这对其他人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在法西斯攻入苏联以后,有一些概念就不是那么统一了,“爱情”“祖国”这些东西就分裂了。到了战后,这些概念就完全独立了,比如说,国家开始害怕那些为国家战斗过的人们,也就是那些战士。他们怕国家,国家怕他们。斯大林知道这一点。斯大林一生中只有一次真正忏悔过,在战后不久他在一次公开场合说过:我们太对不起我们的人民了。这个国家的人民惨到这种地步,在我们这个国家,几乎没有一个家庭,他们家没有人在卫国战争中牺牲,几乎没有一个家庭,他们亲戚中间没有人被斯大林逮捕。有人建议过,斯大林晚年也想把集中营里关的人都放出来,但是后来当他知道里边关了多少人之后,他不敢放了。如果让人民知道这个真相的话,那他就要被打倒了。现在我要说一个事实:斯大林谁都不相信,只相信一个人,也就是希特勒。在战争爆发那天,朱可夫汇报说德军已经攻过来了,朱可夫重复了三次,斯大林都不相信。朱可夫准备让飞机去攻打德国飞机,斯大林不让飞机起飞,1200架苏军战机就在地面被炸毁了,苏军的战争储备也都落到德军手中。是人民自己开始了抵抗。

PAGE 1 OF 1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