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作家地理

桃花石

东珠

   

    1

    一直,我的桃花石,总在远方,总是悲大于喜,总是落空。一朵烂桃花也行啊!我常常这样自降标准。

    我已发现,我的命局,稍一妥协,就有出路。

    我的生,就是妥协的生。

    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是我十分坎坷的桃花石路——

    四年前,我就起程了,我谨遵已被旧人踏平踏亮的桃花石路标行走,我是新人上路,谈石寻友,钟情矿区,带着一个职业记者的娴熟和一个道法田园的小农厚愿,驾驭采写,俨然一个小有城府的冒险家,很是风尘。

     

    我说,当绝尘成为泡影,风尘便是驿站。

    我从首都北京出发,一路向西。这是取经的路。这是丝绸之路。路况向来奇葩,我将让它开满桃花。

    北京,桃花石,它还有一个艺名:京粉翠。这音,模仿的痕迹很浓,听不好就是:京翡翠。它产自昌平的西湖村,与锰矿伴生,带有日本侵华的血泪,是悲辱的血桃花。早就封矿了,都封了几十年了。这批粉嘟嘟的石头,上世纪三十年代始采,一次性出土,一次性浪荡,可怜生不逢时,谁稀罕呢?也不知它们现在正与谁相依为命。市面上,我只能偶尔遇见几个大拇指大小的小猪、小狗、小鸡等。贵极了。实话实说,让桃花石与禽兽同居,实是糟蹋,以我目前的审美实在接受不了。

    安徽,我直接败在了对方的舌根上。

    一个乱石商,乱,他什么石都倒卖,一石好几鸟,总有收成。他的桃花石个头很大,已抛光,圆滚滚的,涂满亮光,一个个都是酒足饭饱的壮汉样子。他收藏日久,足有一个连,汉桃花。我都把电话打过去了,可是,我怎么都听不懂他说什么,一句也听不懂,比印第安语还难懂。我第一次知道,乡音,还是治国的武器。一个国家,也可以依着乡音而建,国破,也可以是乡音群散。因此郁闷了好久,郁闷中也有收获,一次,当我再次深陷粤语闽南语,突然悟透了宗教咒语的玄机。

    如此,惊弓之鸟,我放弃了台湾,还有攀枝花。听说那本桃花石书,就产自台湾。

    其间,我还利用各种小众时间,扫荡各种店铺,还是一无所获。

    有时,不是没有,而是太贵。寻价,当我眯着眼睛数到五位数时,我就放弃了。五位数是我与美石相聚的坎,我的禁区。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四位数的让我满意的桃花石。

    一个石疯子,渐渐就忘记了自我,甚至忘记了初衷,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披着一张粘满野花的女人皮……

    一直以来,我仿佛活得没有性别,这也是我向生的妥协。

    向生,一边妥协,一边前进,分寸自拟,这还是当下民间已近失传的针线的一种。我自小就会。七岁时,我的母亲告诉我,它最牢固。假如苍穹果有仙针神线,桃花石,还有很多如此朴素的石头,都是这样缝制的吧?要不,当宝石被掏空,地下漏洞百出,它们,又如何顶起巨川?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