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海内外传真

心逐春风过玉关

吴文昌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每当读到李白这首豪气天纵的《塞下曲》,我便难以收敛想象的翅膀,循着李白的诗意,穿越时光隧道,飞向广袤的新疆,飞过神圣的天山,飞到戍边将士的营垒。

    新疆在我心目中的神圣,不仅是因其横跨的地域之辽阔,也不仅是因其关系国家安危的地位之重要,更因其有着独特的厚重的历史,有着东西方兼容、多民族共生的灿烂文化。你若有兴趣查阅新疆的历史资料,有机会穿越两疆,凭吊楼兰古城,踏查古丝绸之路的遗迹,叩问新疆沧海桑田的变化,你一定会浮想联翩,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呈现出汉唐时期此地的繁荣景象。

    那时,东西方商贾云集,驼铃阵阵,不同肤色,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信仰,不同风俗的商人、信使、旅行者、探险家,纷至沓来,匆匆聚散,在这里留下说不尽的苦辣酸甜和诸多传闻逸事,沉淀为不同文化沟通交融的佳话。历史上,出生在新疆,生活在新疆,出使过新疆,镇守过新疆,收复过新疆以及在新疆工作过的名人,真可谓灿若繁星,不胜枚举。张骞、班超、李白、马祖常、纪晓岚、林则徐、左宗棠、冼星海、茅盾、翦伯赞、王洛宾、克里木,一个个令人耳熟能详的名字,至今仍为新疆朋友引以为自豪。这里更是诞生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的地方。《玛纳斯》与《格萨尔王》《江格尔》并称中国三大英雄史诗。史诗通过曲折动人的情节和优美的语言,反映了历史上柯尔克孜族人民争取自由﹑渴望幸福生活的理想和愿望。你听:“……为了人们的心情愉快,我给大家演英雄,这是祖先留下的故事,我不演唱怎么能行?……大地经过了多少变迁,戈壁沙漠变成了林海,绿色的原野变成了荒滩,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祖先留下的史诗仍在流传。”在柯尔克孜人心目中玛纳斯英雄没有死去,依然活在人间,可见史诗影响之深远。

    大凡到过新疆的人,最打怵的一件事莫过于乘车,因为新疆太大,车程太长,对于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人来说,真可谓苦不堪言;当然,最高兴的一件事也是乘车,因为你可以饱览西域风光,享受平时难得的视觉盛宴。我们这次采风,乘车从阿勒泰市出发,穿过吉木乃县、哈巴河县、布尔津县、富蕴县,经乌鲁木齐市返程,行车五千多公里。途中从茫茫戈壁,到葱葱绿洲;从高山峡谷,到平湖湍流;从熙熙攘攘的边陲小镇,到哈萨克族宁静的毡房;从童话世界般的风电场,到悠悠白云似的满山羊群,频频映入眼帘,令人惊艳和心醉。这时,不知谁哼起了《我们新疆好地方》,使大家更加沉醉于新疆的大美之中。我们一行,多是散文作家。在他们的笔下,喀纳斯湖的清澈、圣洁和神秘,吉木乃口岸的旧貌、新颜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焕发出的勃勃生机,草原世界神石城的宏大、雄奇和险峻,哈巴河白桦林的俊秀、静谧和幽深,古石人的苍老、奇特和诡秘,布尔津五彩滩的瑰丽、壮观和景色一日三变,都仿佛有了生命一样,顿时生动鲜活了起来,令人流连和神往。但更令我难忘的是可可托海,是可可托海的3号矿坑,是3号矿坑可歌可泣的故事。在新疆准噶尔盆地的东北边缘,阿尔泰山脉的东端南麓,额尔齐斯河的源头,有一个自建国以来就被列为国家高度机密的区域——可可托海。在这里隐藏着一个和共和国命运息息相关的神秘大坑—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