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诗人空间

王学芯诗歌中的三大意识

张德明

       

    王学芯近年来诗歌创作的势头劲爆热猛。作为当代诗坛最具创作实力的诗人之一,王学芯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在诗坛崭露头角,后参加过第十届青春诗会,90年代初就获《萌芽》年度诗歌奖,近又获《诗歌月刊》年度诗奖,并先后出版八部有影响的诗集,其诗名早已远播,可以说他是诗坛一员不折不扣的老兵。然时至今日,王学芯仍一直都保留着新兵一般的文学心境与创作激情,于夜深人静里伏案书写,平时利用一切机遇和时间都倾情于缪斯,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不可更替的生活常态。作为一位长期从事行政工作的人,他的诗歌却丝毫不与官场纠葛、行业纷争等世俗化内容相粘连,而是始终保持着思想的高度和诗美的纯度,这也实属难能可贵。近几年来,王学芯的诗歌创作呈现了明显的井喷之势,他的一组组风格独特、个性卓然的诗歌,频现于国内一线的文学刊物,并被各种选刊纷纷转载,令人格外关注。整体而言,王学芯的诗给人雅致、精美的阅读之感,诗歌中那些闪着光亮的词语,显得简洁而凝练,每一组诗都充满着情感的温热和思想的睿智,同时又不乏深入人类精神内核的力道和锋芒。这些诗歌,无一不是诗人深透地观瞻宇宙人生,入微地考量自我与世界,从而酿化出的耀人耳目、惹人心醉的艺术晶体。在我看来,王学芯的诗歌集中体现着三大意识,即现代意识、生命意识和宇宙意识,这使其诗歌既蕴涵着丰富思想容量,又彰显出先锋性精神特质,从而达到了较高的艺术水准。

    王学芯诗歌的现代意识是浓烈的、馥郁的,阅读他的诗歌,你无时无刻不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现代性气息,无时无刻不为文本之中那建立于对现代社会的深度观察和理性思考基础上的现代性反思立场与批判精神所感染和打动。回顾学术史不难发现,美学意义上的“现代性”一词,较早出自于现代主义诗歌的鼻祖波德莱尔的文章之中,在论述自己的画家朋友的艺术作品时,波德莱尔精彩地指出:“他寻找我们可以称之为现代性的那种东西,因为再没有更好的词来表达我们现在谈的这个观念。对他来说,问题在于从流行的东西中提取它可能包含着的在历史中富有诗意的东西,从过渡中抽出永恒……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现代生活的画家》)也就是说,当一个诗人对现存世界加以集中的关注、深入的思考与细腻的文学表达时,他的作品,必将会体现出不俗的现代性来,而在现代化历史语境下,一部作品的现代性意识越充分,它可能达到的思想高度和具有的永恒艺术价值或许将越突出。王学芯诗歌中的现代意识,首先体现在他对现代化进程中的人类处境和命运的思索与诠释上。当人类踏入现代化的运行节奏,被现代化这个巨型怪兽牵引着大步前行的时候,其遭遇的处境和可能具有的命运是充满着难以逆料的因素的,令人心存惶恐、焦虑频生的。在《未被拆完的村庄》一诗中,诗人写道:“村的时光荒芜/水已变质 村头一棵大树/四周都在改变/衰老的晚钟/早已逝去多年//池塘漂浮起干裂的淤泥/鱼鳞踮起脆响的脚/在村的水泥地上行走/远处房顶上的炊烟/是最后一只鸡的羽毛//麦粒跑得无影无踪 腐烂的/麦桩像从泥里伸出的手指/没有门的门形 一半/埋在乱砖之中 一半/吊在柴烟的过去/响起一声/孩子出门的嘱咐//风跌倒在地/碎纸叠在一起凑近墙角/仿佛在寒冷的冬天/拼凑温暖的窗花//未被拆完的村庄/如同一块碎裂的钟表/没有指针/不再存在而依然存在”。在工业现代化甚嚣尘上的当下,乡土中国正面临土崩瓦解的窘境,王学芯此诗正是对这一窘境的艺术演绎,诗人直视乡村在现代化入侵之时被清洗与拆卸的惨痛现实,为乡土中国唱出了一曲催人泪下的挽歌。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