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金短篇

李木的每一天

范小青

   

    李木从小就听说苏州出美女,但是即便早有这样的思想准备,第一眼看到孙芸香时,李木仍然觉得先前的准备是不充分的,孙芸香的美,既不是单纯的大家闺秀,也不是典型的小家碧玉,李木几乎无法形容他对她的第一感觉第一印象,那一瞬间冒出来的,就是那句经典的“丁香一样的姑娘”,那时候,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那个撑着油纸伞的文艺青年了。

    李木才不是什么文艺青年,名牌大学工科男,如假包换的IT精英。李木也并非来自贫困山区或者边远乡村,要论所在城市,他的家还在省城呢,家境也不差,但那没用,在孙芸香面前,省城算什么,帝都魔都都失色的。

    那一天是公司的十周年庆,场面很有派头,有专业表演,请评弹学堂的学生来唱,结果学生被拉去赶别的场子,只好老师自己来了。

     

    老师就是孙芸香,唱的是弹词开篇《杜十娘》,李木一句没听懂,却跌了进去,再也爬不出来。

    接下来就是追求,得手,结婚,生子。

    和许多普通的故事一样,婚后的孙芸香渐渐脱掉了女神的外衣,等到有了孩子之后,孙芸香就正式地升华成了一位标准的女神经。

    丁香花成了喇叭花,整天哇啦哇啦,叽叽喳喳。

    李木有时候蛮有情调,想听孙芸香唱,孙芸香却说,我天天在学堂里教学生子唱,回来还要给你唱,烦都烦死了。李木说,可是我当初就是被你唱服的呀。孙芸香说,都已经服了,还唱什么唱。李木退而求其次说,要不,我们在家不讲普通话,讲苏州话吧,苏州人讲话就像唱歌。孙芸香说,现在苏州人都讲普通话,你倒过来要讲苏州话,你活转去了,你OUT了,你什么什么,哇啦啦哇,叽叽喳喳。

    如果只有孙芸香一只大喇叭,李木估计自己还是能够应付的,可自打孙芸香怀上了孩子,还没等生下来,家里已经又多出了另一只大喇叭,就是他的丈母娘王桂芬。

    王桂芬也是个美女,要不她也生不出个孙美女来,现在虽然上了点年纪,但风韵犹存,那一口正宗吴侬软语,简直就不是人话,比鸟语还好听哇,直叫人骨头酥软,感觉是腌在蜜罐子里了。

    只是这蜜罐子多少也有点美中不足,和许许多多普通的故事一样,是美女都会有一点傲娇,一个美女傲娇挺美好,两个美女一起傲娇,就会闹不和,哪怕是母女之间。一边“囡囡、囡囡”“姆妈、姆妈”分分钟挂在嘴边,嗲得就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是嫡亲的,但与此同时,两美女却对许多事情都各执自见,寸步不让,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宝宝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就爆发过一次母女大战,那一天李木下班回来发现家里气氛异常,等到两只高音喇叭“叭叭叭”乱放一阵后,他才搞清楚了争吵原因是为了尿布,差一点当场就笑尿了。不过他没有笑出声来,他是有教养的人,不作兴当面嘲笑他人,何况这两个,一是心爱的老婆,一是尊敬的丈母娘。

    有时候母女俩一起出门,走到街上就吵起来,邻居和居委会干部上来劝架说,哎呀,婆婆和媳妇,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

    两美女如此不可开交,肯定是要李木来做裁判的。

    李木起先是想好好做人的,他是认真的,他是负责任的,对于母女间任何的纠纷,他愿意站在公正的立场,处理好矛盾,他甚至还有一种参加维和部队的自豪感。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