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金短篇

图瓦故事

鲍尔吉·原野

   

    卡车上

    “是的,我在下叶尼塞斯克边防近卫第九旅服役三年,在新西伯利亚城防陆军仓库担任过一年枪械官。”青龙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回答我。俄国的步兵操典规定,下级回答上级问询,须目视前方,而不能看对方的面孔。但我不是上级,他习惯了。

    “为什么不继续服役了?”

    “回来结婚。”

    “你妻子是俄罗斯人吗?”

    “是图瓦人。我们不信东方正教,也不去教堂结婚。”

    我从吉尔格朗河回克孜勒,在公路上看到这辆嘎斯牌卡车,它拉了一车羊。羊把嘴巴放在其他羊的背上,一堆羊毛中间露出羊的耳朵和粉红的嘴唇。我拦下车坐在副驾驶位置,跟司机说话。他叫青龙,坐姿笔挺,我猜他在军队服过役。

    回到克孜勒后,我要退掉宾馆的房间,上街买了一些图瓦歌曲的CD,然后去俄蒙边界的浑都楞养鹿场。我的钱花乱套了,因为没养成记账的习惯,每次点钱,数额都不一样,不是多了就是少了。这会儿,我掏出钱包把卢布数一遍,好像又多了,但愿如此。接着点一下人民币,这是号挨号的新钞票,发出咔咔的、清脆的响声,像用竹片弹树叶子。

    “我要睡一会儿觉了。”青龙把车停在路边,趴到方向盘上立刻睡着了,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他怎么说睡就睡呢?下午三点半,睡哪门子觉?我下车散步,吉尔格朗河像宽阔的白绸子飘舞,绸子下面像有风。河两岸没有庄稼,也没有草原,低矮的灌木在石砾间生长,如一群扶老携幼的人去逃荒。我看驾驶楼,青龙还在睡觉,他可能昨夜没睡觉。我躺在地上,戴上眼睛遮光罩,看我能不能睡。过一会儿,我看到青龙划一只鼓鼓囊囊的羊皮筏子停在岸边,向我招手。啊,他不是在车上睡觉吗?卡车怎么变成羊皮筏子了?我想说我不坐羊皮筏子,我要坐卡车去克孜勒。“笛——”我一怔,这是个梦,青龙在车上招呼我。

    上了车,我偷偷看一下表,我俩睡了半个小时。

    “问一下,”青龙说,“你能兑换给我一些中国钱吗?”

    我想到了换算汇率什么的,但是,我问他:“中国的人民币在这里花不掉啊。”

    “我有用处。”青龙说。

    我好像不应该推辞他的请求,况且免费坐他的卡车。我问:“你兑换多少?”

    “把你的中国钱都兑给我吧,我看到你有很多中国钱。”

    我身上带着五千人民币,我问:“按多少汇率?”

    “你说多少就是多少。”青龙说。

    那我不占便宜了吗?但我也不是那样的人。我说:“按我在满洲里兑换的牌价,100卢布兑换18.3人民币。”

    “随便,多少都可以。”

PAGE 1 OF 2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