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金短篇

阿尔卑斯山的雪

方淳

   

    1

    现在,她就坐在我的邻座。我不用转身,只拿眼角的余光扫一扫,也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在拾掇大衣斗篷一般的帽子,小脸边垂挂下来一两缕碎发,她正在调整头发垂挂的角度,好使脸看上去更妩媚一些。一张小脸,隐藏在褐色高档羊毛呢大衣斗篷里,涂抹得像广告画中的丽人一般,看上去,皮肤如玉石一般精致光洁,咖啡色的眉粉勾勒出微蹙的眉峰,玫瑰红的口红使薄而小巧的嘴唇凸显出优美的弧度……

    我能看到这些,是因为,两天前,我已经仔细地观察过她了。从小我就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正常的癖好,和美女为伍。我选择她做我孤独之旅的伴侣,只是因为她打扮精致,是北京来的白领。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我都喜欢寻找气味相投的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外貌会决定你的身份,会招引你的朋友。

     

    就这样,她现在正坐在我左边的椅子上,用左手举着自拍神器,右手轻轻点击按钮。手机轻轻地咔嚓数声,几张丽人美图就保存在手机里了。她放下神器,取了手机,开始修图上传,附上文字,传送到朋友圈……

    就在这时,她若有所思地说:米雪的钱包被偷了。

    这是一辆舒适型大巴士,大约可以容纳四十位旅客。汽车疾驶在平坦而清洁的柏油公路上。我们刚离开瑞士小城琉森,向着阿尔卑斯雪山少女峰的方向进发。窗外最夺人眼球的是明净如洗的天空,天空瓦蓝瓦蓝的,玻璃一般薄而脆,映照出一朵朵白云,悠闲而诗意,窗户里噗噗闯入的风,干干净净的,不含一点微尘,两岸绵延着无垠的草甸,弥散出冬日荒凉的气息。

    这是寒冬季节。两日前的早上,我还待在上海徐汇区的一幢写字楼里,我是个网络编辑。这是中国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一年,两会之前,一个著名女主持将一段关于空气污染的调查视频传播到网上,掀起了国人的巨大关注,各种腔调的热议帖子通过不同媒介传播……在这样的自然与舆论空气中,我站在写字楼高高的玻璃幕墙后,感到深深的窒息。是的,这里的一切,竟使我无可留恋。我想,总得寻找到一个理由,可以让自己开心一些。譬如,在这样举国同庆的春节,偷偷地溜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到哪儿好呢,我在QQ群上自言自语,一个女人冒了上来,说,去雪山吧,阿尔卑斯雪山,那是我去过的最为纯净的地方。我想了起来,这个女人的Q名叫“台北文娘”。

    我是在“台北文娘”家见识到阿尔卑斯雪山的美丽风光的。那时,我还在一家内地杂志做记者。我接到一个任务,做一组关于教育问题的专访,必须涉及区域教育的方方面面,因为9月10日教师节就快要来了。考虑到这组稿子的目的是为了展现造城运动初始阶段所取得的成绩,因此,在选择采访对象时,必然要充分考虑本地的居民结构。这是高教区,同时也是新建的工业园区。尽管高校教师作为知识分子的精英群体一致抵抗这种决策,但是,既无权势也无金钱,有着骨子里的软弱与幼稚病的这个庞大的言说与思想的集合体在某种格局上必然是弱势而被动的。他们纷纷从老城区恋恋不舍地撤离出来,到这一片荒郊野外开拓人生之路。隔着一段距离,就是广袤的工业园。整齐的厂房像棋子一般镶嵌在棋盘上。这种决策有个听上去非常科学的理由和依据:为了促进产学研平台建设。大学教育一直为人们所诟病,因为学无所用,学校设置的专业与城市建设的生产需要严重脱节。将工业园区设在高校园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