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6月>> 小中篇

隐疾

裘山山

   

    1

    那个名字出现在青枫电脑屏幕上时,青枫的心脏一阵悸动。今年体检查出左心室缺血,也许那一刻血液突然加热膨胀,涌入了干涸已久的左心室,心脏很不适应地疼了起来,是刺痛。那种疼让她瞬间想到了四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吐沫星子溅到脸上的疼。

    青枫的第一冲动是想删掉这个私信,第二冲动是想拉黑给她私信的那个人。但还是忍下了。毕竟,人家仅仅是询问,三个询问句而已。如同遇见问路的人,你可以说你不知道,总不能去骂问路的人。

    那三个询问是这样的:你是岳青枫吗?你知道冷锁江现在在哪儿吗?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她确定这个冷锁江就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锁江,这样的名字不大会重复的。更何况,问的人知道她是谁,指向明确,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锁江,而不是世界上其他的冷锁江。虽然这名字已被埋了四十年,陈旧得像写在斑驳黄纸上的字迹,可瞬间出现,还是坚硬地戳过来,刺痛了她。眼前黑乎乎的一片,仿佛电脑死机。

    这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他?干吗到她这儿来找他?莫名其妙!四十多年了,她一直在努力忘掉他,差不多已经忘掉了。这人却这么冒失地跑来,粗暴地把他推到她面前,给她一闷棍。

    青枫的名字,是父亲从《春江花月夜》里取出的,“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她出生的时候,父母的确是不胜愁的。用不胜愁形容都轻了,应该是万念俱灰。但骨子里热爱古典诗词的父亲,还是在万念俱灰中残存了一点诗意,给小女儿取了青枫这样一个名字。前些年微博盛行,她注册时便用了“白云去悠悠”替代自己。而后的微信以及网上的各种注册,她都沿用了这个名字。时间长了,很多熟悉的朋友索性叫她白云。

    可是这个人是谁?Ta是从哪儿知道“白云去悠悠”是她的?青枫心里一阵烦躁。她已经很久没这样动过气了。日子越来越顺滑,也越来越没劲儿。连生气也难得遇到。毕竟,知天命已知了很多年,更年期也更了很多回,整个生命程序都进入到了尾声,仿佛一首歌,抒情的序曲唱过了,高亢的主旋律也唱过了,甚至副歌也唱过了,剩下的只有余音。

    青枫让自己平静下来,默默敲下几个字:我不认识他。你是哪位?想了下,又改成: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你是哪位?然后发出去了。

    那人很快回复了:

    我是二班的黄黔英。

    我们班在你们班斜对面。

    我跟冷锁江是同班同学。

    我们想搞同学会,在找他。

    显然这是个女人,不仅仅是名字像,还有这么急促的一句话接一句的表达方式也像。青枫完全不记得这个黄黔英,她连自己班上的同学都记不全,何况对面班上的同学。她能确定的是,此人应该是高中同学。只有上高中时,他们一班和二班才是门斜对着的,中间隔一条走廊。还有,此人肯定是他们铁道兵部队的孩子。只有铁道兵的孩子,才会在名字里频现地名,闽、川、渝、襄、黔、桂、滇。铁路修到哪儿,部队就进驻哪儿,部队进驻哪儿,孩子就生到哪儿。青枫和姐姐之所以跟他们不同,是因为她们出生的时候,父亲在院校。

PAGE 1 OF 1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