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7月>> 作家走廊

北京师范大学驻校作家格非入校仪式暨创作三十年研讨会发言录

莫言

   

     

    2016年4月22日,著名作家格非入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其入校仪式暨创作三十年研讨会在京召开,研讨会由莫言先生主持。现编发与会作家、学者发言实录,以飨读者。

    莫言(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主席、主任):各位朋友,各位老师,北京师范大学驻校作家格非创作三十年的研讨会现在开始。首先请张莉教授发言。

    张莉(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青年批评家):我的题目是《格非:面向先驱的写作》。“重构或归返中国叙事之路”这个题目让我想到了2001年。那一年,格非老师刚刚从华东师大调到清华大学,而我刚好在读硕士研究生。那是秋天,他为研究生开设他的第一门课。我们都很好奇,这位新锐的先锋作家会给我们讲什么。没有讨论博尔赫斯,没有讨论马尔克斯,也没有讨论米兰·昆德拉,那个学期我们讨论的是中国小说传统,或者说是中国小说传统的财富——中国戏曲如何在一桌一椅的简单背景下表现那么激荡人心的故事;鲁迅刻画人物是如何做到如此简笔而又如此传神的。十五年过去,很多具体讨论已经变得模糊,但是,那些问题却一直潜在我的记忆中。当时的我懵懂地意识到,那可能是他正在进行的一些思考,而这个思考深具先锋性。

    2004年,当我读到《人面桃花》第一句,“父亲从楼上下来了”时,非常激动。我意识到它与我三年前的课堂讨论形成了暗在的呼应。我特别同意苏童老师讲的,《人面桃花》的写作是一个开启,属于格非个人的写作时代已经到来。也是从这部作品开始,格非开始返归传统。但是,这个传统却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传统。父亲留给秀米财富,但这个财富是需要破解才可以成为财富的,如果不能更好地理解,它在另一部分人那里可能就分文不值。当然,这部小说中读者也难以忘记张季元这一人物,革命者的另一种形象,很可能更接近真实的一种形象。作为革命中人,如何理解革命,如何画下我们最早对于乌托邦的想象,《人面桃花》是一个缘起。

    2009年,读《山河入梦》时,我想到的是格非对历史的认知和书写是如此地别有路径。那位共和国的县长,秀米的儿子谭功达,他的情感际遇和他的抱负一样荒诞,具有某种隐喻性。但是,坦率地说,三部曲中最吸引我的是2011年出版的《春尽江南》。我跟王中忱老师看法非常接近,《春尽江南》气质优雅纯正,在细节与事件中追求一种具象的真实,但同时,小说也罕有地具有对当代社会的整体性认知。在阅读中,你会强烈意识到,在这个虚构的世界里,作家创造和构建了一个别样的现实,一个脱胎于当下但又比当下更触目惊心的现实。在当代中国,如何书写现实是困难的,这几乎是每一个作家的困境。格非的意义在于,他以独有的路径寻找到了谈论现实和精神疑难的方式。

    从2004年到2011年,七年的时间里,格非以《江南三部曲》完成了一个整体的对于历史与现实的思考。关于革命,关于乌托邦,关于历史,关于现实,更关于世道与人心。2015年8月,在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期间,我又用集中的方式对这部作品进行了重读。如果说以前的阅读是从《人面桃花》顺流而下,那么,那一时期,我试图从《春尽江南》逆流而上。我对三部曲有了更为深切的整体认识,我发现,每一部都有今人与古书的对话,或者说都有与历史的对话。

PAGE 1 OF 2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