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7月>> 作家地理

战国红

东 珠

   

     

    1

    说来话长了。

    我是一个十足的好色之徒。战国红,见到它,见到色,我就再难念空。它的色,如同京剧里的贵妃醉酒。这个,一定要梅派,一定要李胜素,海岛冰轮,战国红。

    海岛冰轮,就是战国红的矾心。矾心上了天,就是月宫。贵妃的醉姿,就是战国红的闪丝。月下闪丝,炎黄联袂,还有蚩尤,国风凛冽,田园浩荡,格外惊魂。没有裂。有裂,不能成为国粹,不能跻身名石。矾心、闪丝、裂,这都是赏石术语。确切地说,是属于战国红的术语。地上,于战国红来说,矾心最贱。有矾,最烦人。带有矾心的战国红,叫不上价。有矾的战国红,玩家们总要设法抠掉,终是瑕疵。

    平凡的世界,凡心贱,玉心贵,野心累,素心闲,帝心高,道心远,隐心幽,义心沉。侠心,最是脆,冬枝一束,易折。一颗金刚心,可以做佛。而归心,最是难。

    石头的世界与人类的世界,论心品相,审美类同。

    而今——

    我心素已闲,闲潭梦落花,闲说战国红。

    说是闲,这只是此时的事,以前,我是闲不起来的。我又做了战地记者,匍匐地面,心朝民间,草根石心,哨遍还乡。我想,野石,原石,粗石,我要让它们开口说话。我有长达十二年的记者生涯,最擅此事。我要寻求一个真。这都是散落的真:现如今,中国西部的深埋于时间深处的一些人家,还在用着大块的玉石砌牛圈,做狗窝,搭建临时的饭桌,鸡跳了猫跳,此等富贵,人与禽畜一概不知,逐水取石,随砌随用,自然。金丝玉曾用来铺路,河卵石一样没有名声,当时光悄悄轧过,它们也是悄悄喊疼,自然。嫩江的玛瑙,先前,也曾是浪花一样富裕,跟着雨滚,跟着风移,如许年,年年相似,自然。

    说来话长了,自然,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战国红,与诸石同命运共浮沉,难得自然。

    它的英名统治了它的气场,它的颜色暗喻了它的大运,它一出世,势必狼烟四起,战事连连,难得清净。这是它的战国八部:鬼部、坑部、兵部、贾部、墓部、权部、盗部、药部。目前,我的战友王兄入驻鬼部,我的另一个战友赵兄还在兵部坚守……

    2

    王兄,我第一次与他相见,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他还没有独居鬼部。那时很好玩,他已不是一个小白了。小白,就是玩家术语,就是对石头什么都不懂的意思。

    王兄,是第一个见信读我、持信访我的人。他一路打听来到我的居所。我的居所,都是虚拟的。我的居所:长白山下,松花江畔,一个老旧的小区里,一个比我小不了几岁的老房子里。七楼。楼下,一棵百年柳,两个果园,三个花园,一窝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鸡、菜地、萝卜干都有。油煎小咸鱼的香味也有。但,这都是虚拟的,都是暂时归于我的名下,供我闲步。

    世上,我们每个人的居所都是虚拟的。土地证也是虚拟的。我们整个人生都是虚拟的。

    我们,都因身事虚拟,而更加真实地活着。挣命。战地记者,就是我最响亮的标志之一。他一下子就发现了我,我的色身,总是难以遮掩。他直呼我的乳名:是云姑娘吗?

    是的。

    这里,我是云姑娘。战地之外,云窝窝里,我时常穿着戏装,时不时地,贵妃醉酒,唱不好,我也爱唱,能怎地?随心就好。最让我醉死的是这一句:奴似嫦娥离月宫。啊,我真想如战国红一样年轻,一样丽质。战国红,今世,战国以后,两千余年里,它一直等到2007年才再次出世。它是古书史记里,只字未显的新石器。它险些白手起家。战国,它的祖宗那么遥远,跟白手起家又有什么两样?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