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7月>> 金短篇

干扰

罗望子

        十岁那年,外婆去世,马小乐跟着父母到乡下奔丧。马小乐很开心,甚至有些小激动,因为这意味着有几天他不必上学不必做作业了。当然,外婆走了,他很伤心,他不得不把激动死死地掩盖住。马小乐很爱外婆,他非常希望待在外婆身边。马小乐的妈妈看管得紧,每年也就暑假期间,会放他到乡下住个三五天。这对马小乐来说,显然远远不够。通常的情况是,马小乐正玩在兴头上,爸爸接他回城的车子也到了。漫长的夏天,马小乐参加各式各样的兴趣小组,每天奔走在少年宫或者老师家里,时不时地还要坐长途坐火车去市里省里考级。暑假之于马小乐,几乎是一种煎熬,之于马小乐的妈妈,却是最繁忙最富激情的时节。她像一只勤劳的袋鼠,每天揣着马小乐和他的学习装备,穿行在城里的小街大巷。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小乐呵,你别不知足,总有一天,你会感谢我的。我现在就想感谢你。马小乐快要脱口而出时,还是忍住。他不想惹妈妈发火。妈妈要是生气了,眼泪汪汪的,他更加得受罪。

    下了车,妈妈就呜呜地哭,立即被那些折纸钱的女人一窝蜂地接过去。外婆躺在棺材盖上,马小乐走到她身边,仔仔细细盯着她。他看见外婆闭着眼睛,脸色蜡黄,戴着一顶天蓝色的绒线帽。嘴巴倒是半张着,似乎还涂了些口红。他想着去牵外婆的手臂,被小姨扯住。马小乐说,外婆大概想吃东西了,要不然她怎么还张着嘴。小姨说,那好吧,给她吃点红糖吧。让我来喂外婆。马小乐说着,就捏一撮红糖喂在外婆嘴里,还毛手毛脚给她擦了擦嘴角。陈小艺不依了,她说她也要给外婆吃点东西。陈小艺是小姨家的孩子,比马小乐小两岁,凡事都随马小乐,马小乐做什么,她也要做什么。马小乐说,外婆现在吃饱了,你真的关心她,那晚上就和我一块儿守灵吧。陈小艺说,怎么守灵呵?守灵你不懂吧,马小乐不屑地说,就是陪着外婆,夜夜夜夜不睡觉的。不睡觉就不睡觉,切,谁怕谁呀。马小乐强调说,那可是要守几夜的,你行吗?陈小艺说,别小看人,咱们走着瞧。

    夜里,大人们在灵堂前打麻将,马小乐就在一边转来转去,赶都赶不走。陈小艺的眼皮直打架,每次小姨把她抱到楼上,她就哭着奔下来。这样的日子,她的哭闹大家不但不嫌烦,都认为她和外婆感情有多深厚哩。不过下来一小会儿,眼皮又打起架来,小姨只得再次抱她上去。马小乐也困,麻将稀里哗啦一响,他就醒过来。他站累了,小屁股便支到架着棺材盖的长凳上,他的身后,便是长眠不醒的外婆。过一会儿,他还到灰缸边点一包纸钱,然后再坐过来。夜深了,村子里安静下来,只有外婆家里大门半开,灯光亮晃晃的。劝不走,大人们也不再管他,自顾自地抽烟喝水打麻将。麻将声如波浪,一阵一阵地冲出家门,扑进八月的乡村,村里的狗们不满地嘀咕几下,又沉寂过去。谁也没注意到,捉赌的警察来了,他们不声不响地摸过来,突然大喝一声,不要动,谁都不要动。几乎是从天而降,众人都吓呆了,每个人手边都堆放着不少角票呢。马小乐也被惊醒,他揉着眼睛说,吵什么吵,把我外婆吵醒了,我和你们没完。警察先前光盯着麻将,盯着桌角上的钱钞和四个人,这时才看到,一个迷糊的小男孩,一个涂了口红的老人,和黑漆漆的棺材盖。不知哪个胆小鬼失魂落魄地叫了一声,众警察小腿一抖,跟着都逃之夭夭了。有个警察跑得风快,帽子掉到渠沟里,第二天还是村长送过去的呢。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