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7月>> 小中篇

洗马桥

王手

   

    1

    元宵节快要到的时候,五马街一带就慢慢地热闹起来了。

    五马街是瓯地唯一一条可以举办集市的街路,周边四通八达,前面是水仓巷、府前街、四顾桥,后面是打铁巷和状元里,左边是乘凉桥,右边是洗马桥,正因为交错着几条道,这里才被政府定下来做集市,好集散方便。集市是民间自发的,政府起了个主导作用,那几日,不仅面熟的人现了出来,面生的人也看着多了起来,这些眼生的人,都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甚至是从乡下赶来的。

    那几日,街路和两边的人家也慢慢地动作了起来,他们准备着,以全新的姿态迎接这个节日。把门框和窗棂洗了,把对联和窗花贴上,在屋檐下挂上风铃、花灯、纸标,风一吹,这些东西就会扑棱棱地舞动起来,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也有一些表示是静态的,但是花哨的,在自家的门口、玄关里、堂厅内,八仙桌一摆,展示着自家吃的东西,有松糕、大桔、桂花糖、芝麻饼、花生酥、青盐橄榄。橄榄一般都是自家腌的,五马街一带有腌橄榄的传统。平时,有一技之长的人家,会在门口搁一块木牌,写上“内有腌橄榄”,以自家腌得好为荣,不为赚钱,只为扬名。大桔则是谐音吉利,其实叫瓯柑,是瓯地独特的水果,甜而微苦,黄澄澄的好看,要是垒得多一点,看上去很有红火的意思。也有一些殷实的人家,则摆上自家的收藏,以收藏多与好为骄傲,吸引路人,门前驻足的人越多,面子就越大,有红木摆件、漆器盘皿、铜器、瓷器、奇石、木雕,甚至有摆自己首饰盒的,简直像博览会一样。元宵的气氛,就这样发酵着,一点点地弥漫开来。

    到了元宵那天,街上又拉起了许多绳子,像蛛网一样,横七竖八,绳上挂了许多花灯,屋檐下,树杈上,街巷拐角,街口的钟楼上,也都是。一些是政府挂的,好认,灯的内容是瓯地的景致和提倡的口号;一些是民间自己挂的,灯也简陋些,画的都是民间故事,很随意,想什么画什么,五花八门都有,画功也不好,画马像狗,画人头重脚轻。

    从中午开始,五马街的人就渐渐地多了起来,大部分不是附近的居民,一看就知道是远道来的。附近的居民心定,有主人翁姿态,觉得在自家的地盘上做事,早晚逃不掉,不急也不屑。远道而来的就有点仓促了,外貌上也都是风尘,衣服上看得出赶路后的痕迹,大多还带着干粮,装在大布袋里,斜挎在腰上,那劲头大有在瓯地度上几天似的。是啊,他们或是从永嘉乡下翻山越岭赶脚来的,或是从洞头海岛上划船踏浪来的,那都是要起个大早的,有些甚至要早一天出来。从小南门城外的塘河边上埠,再呼啦啦地涌进城来,似乎知道个大致的方向,就朝着五马街奔来。

    刘文龙是晚饭吃了后出来的。这天晚上,他特别地吃了炒饭,吃炒饭不容易饿,瓯地人习惯,要是有要事了,都吃炒饭。刘家虽然父亲过世得早,但家境还算可以,靠了祖辈留下的一爿门面,做着酱园的生意,卖酱油老酒、豆酱、酱瓜之类,所以,刘文龙可以读一点书,也可以有些业余爱好,比如琴棋书画、棍棒拳脚之类。所以,刘文龙对元宵节也是感兴趣的,觉得花灯里有许多文艺元素,好看,有趣味。

PAGE 1 OF 4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