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2月>> 小中篇

寻找伊索尔德

赵玫

    在狭长幽暗的走廊边上。有些逼仄,但却优雅。沿着玻璃幕墙,一排排火车车厢一般的桌椅。玻璃幕墙外是已经伸展到二楼的树冠,很青绿的画一般地浓暗,像一道屏障。仿佛置身林中。一个女人坐在两排坐椅中的一隅。手中是一本打开的书。很迷人的姿态。那种读书的女人。目光却透过窗外的枝叶,仿佛在觊觎着远处的什么景象。     相互间的名字很难记住。甚至记不得对方的模样。从楼下的某个地方飘过来一缕食物的香气,但女人却极为厌烦地将丝巾从脖子上扯下来塞进挎包,拉上拉链。她想,至少丝巾是保住了。她知道此刻那无孔不入的烹调的味道,正长驱直入地渗透进她衣服的纤维,她蓬松的发丝,甚至,她的肌肤中。所以君子远庖厨。既然远庖厨,她为什么还要承受这些呢?或者,怎么就不能订一个单间呢?

     

    她拿出手机。想把电话打给谁。但想想最终还是无聊,于是又把手机扔在一边。然后,继续着窗外那迷蒙的景色。为什么谁都不肯准时前来?

    第二个女人姗姗而来,伴随着一股甜丝丝的香水味道。看上去很年轻,却些微地,怯。她们显然相互认识,又不那么熟稔。我们见过的对吗?年轻女人说。但如果在街上,第一个女人回答,就是路人。

    年轻女人不再讲话,只是坐下来。隔着桌子的沉默,似乎在骄矜着某种青春。然后掏出手机。其实并没有电话打来,却不停翻动着手机的屏幕,仿佛在寻找什么。

    我要了茶,但不好喝。你知道的,酒店的茶总是……

    年轻女人突然站起来。我不想我们单独在一起。仿佛宣言。然后转身离开餐厅。

      

    再度寂静。依然第一个女人。独自。便纷纷落下,那毫无规则的意识。是的,没有什么伤害。就像行云流水。她也这样对男人说了。或者因为没有

    很深的爱,所以,恨也不深。

    第一个男人出现。坐在女人对面。彼此很熟悉的样子,连相互看待对方的目光,都有着某种疏远的默契。显然已没有了激情。早就没有了。只是惯性着,某种旧日的习性。

    女人说,你的情人,来了,又走了。好像恨我。

    男人不理睬女人,只说,她想要这个婚姻。

    据我所知,现在的年轻人对婚姻已经满怀了倦怠。

    但她不一样。她渴望安定的生活。

    名分有那么重要吗?阻碍了性?

    你又来了。

    那么婚姻到底是什么?我一直想问你,也包括外遇吗?

    别总是那么苛刻。

    是为了你好。当然你不会相信。女人看着窗外。有时候夜里睡不着我就问自己,为什么非要睡觉呢?

PAGE 1 OF 2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