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9月>> 作家走廊

放风

狗子

   

     

    青岛一晕

    跟南京的顾前、曹寇等人约好了,周五青岛碰。此行目的,就是青岛鲜啤。稍敏感的人或许已察觉到了,这二位的名字有点怪,对,跟本人的“狗子”一样,都是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都或多或少后悔自己年轻时的自作主张,但改回原名似乎就更不对了,我本名叫贾新栩,顾前叫顾益群,曹寇叫赵昌西……不再折腾了,将错就错吧,反正都是误投尘世误打误撞……好在还有酒,而且,在这炎热的夏天,我们还能从不同的异地汇聚海边喝青岛啤酒,说明我们误打误撞得也还凑合,或者说已经相当不错啦。

    周五中午,与从北京同去的赵志明和他女朋友甜甜约在北京南站见。赵志明早年也在南京混,跟顾前、曹寇都熟,这些年在北京“发展”。事实证明,只要不是被毁掉,北京的机会还是多,去年,赵志明凭着他多年前在南京写的小说又是出书又是得奖,一时捷报频传的样子,搞得他自己都有点匪夷所思。

    在车上跟赵志明闲聊了会儿,甜甜支着iPad看电影,我以极慢的速度喝着赵志明从家里带来的喜力,我们聊的内容主要围绕赵志明曾在住处与室友搞过一年的“私房菜”,我曾去过两次,印象中是一桌1000元,鸡鸭鱼肉酒水管够,他说多少能挣点生活费。但因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保不齐是谁酒后闹个事很麻烦,你又不是开饭馆的,碰着这种事又不能报110,只能干受着。当然更主要的是,这一年一天到头就是喝酒、醒酒、做饭,再喝酒、再醒酒、再做饭,唯一穿插的其他活动是跟来吃饭喝酒的朋友打牌,好在他和室友的牌技尚可,但有时候赢多了也不好意思,总之这么吃喝玩乐了一年,实在顶不住,遂罢手。差不多快一小时我喝完了那听喜力,赵志明的听里还有。我说困了,于是出溜在椅子上睡去。

    醒来已过济南,赵志明和甜甜仍在盯着iPad看电影,甜甜也在喝喜力并不时笑出来,大概是喜剧片,赵志明脸上挂着笑,但又很平静,偶尔会分析一下人物或剧情,像在审片。我掏出随身带着打印出来的文章,一篇是太宰治的《富岳百景》,写富士山的,一篇是织田作之助的《世相》节选,每篇都是万八千字。最近这一个月,我一直在给一家报纸写关于日本无赖派作家的专栏,否则我出门一般不看小说之类的。两篇都好,尤其是织田作之助的,我之前没看过他的东西,这位只活了34岁被称为“肉体颓废主义先驱”的作家,只写大阪底层市民的生活,我看的那个片段是写一个三流作家在一家腌臜酒吧里听老板娘讲了个“一毛钱妓女”的故事,于是这个三流作家开始构思如何把它变成小说并幻想着一举成名。

    终于到了青岛,出站,有霾,夕阳很是朦胧,好在我从来对旅游景点不抱希望,无论海边还是名山还是高原还是沙漠还是什么,无论国内国外,只要旅游景点,肯定全完。

    出租车等候站排着长龙,半天才来一辆车。这些年,我来青岛不下十次,碰到过这种情况。举目望去也没发现公交车站,赵志明跑开去问一位警察,那位警察拎着个手提包敞着风纪扣正一脸烦躁地奔候车室方向溜达,看样子是去乘车而非在执勤,但他很耐心地给赵志明指点了一番如何坐公交到达我们的住处。

PAGE 1 OF 1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