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9月>> 诗人空间

连大海的怒浪都有温柔的回眸——沈浩波其人、 其事、其诗

霍俊明

       

    但在台北,这个季节

    连大海的怒浪都有温柔的回眸

    从北京来的人

    在学着吃甜得发腻的凤梨酥

    ——沈浩波 《冬天,从北京到台北》

    1

    还有谁能比沈浩波更具争议性和话题性?即使现在从表面上看起来,诗歌之外的争吵、骂架已让这位曾经浑身斗志和戾气的家伙感到厌倦,但他仍然是最有争议和话题性的一个家伙。

    沈浩波对当年的自己既高调认同,也不失调侃和自我嘲讽,“近期因方韩大战(笔者注:方舟子与韩寒的微博论战),很多人挖坟挖到我当年这个博客了(笔者注:沈浩波与韩寒就现代诗话题争吵的博客),只好再到此宣布一下,这个博客已废弃。剩下的,只是一座骂架博物馆,供观瞻。”

    网络搜索“沈浩波”,给出的相关链接是“沈浩波的下半身”“沈浩波一把好乳”“沈浩波沈老总”。是的,诗歌归诗歌,生活归生活。虽然身为中国著名的出版人,但他内心唯一的事业仍然是写诗,“这是一个/羞于对人言的/小秘密/每次我去雍和宫/或者潭柘寺/双手合什/祈祷完幸福平安之后/总要匆匆忙忙地/加上一句/祈祷我的诗/越写越好/之所以将此心愿放在最后/不是因为它不重要/而是我/有些害羞/今年春节/去潭柘寺/在菩萨面前/想了又想/把这最后的祈求/咽了回去/ 老天待我/已经太厚/它既然给了我这条命/就一定准备好了/那些藏在命中的诗”。

    向命要诗!我喜欢老沈这样在写作上有野心的诗人。每次酒后高兴的时候我摸着沈浩波后脖颈上肥嘟嘟的肉就提醒自己——我能容忍现实生活中有缺点的朋友,但是对于那些在诗里掺水掺沙子弄虚作假的人我却不会把他当作朋友。

    2015年6月,台北的夏天阳光炽烤,溽热难耐。

    临近黄昏的时候,我和沈浩波横躺在台湾海峡北海岸一块巨大的焦黑色岩石上。岩石温热,深蓝色的海水在身边拍打、冲涌。这一时刻适合安睡。同来的冯娜坐在远处礁石的一角,留给我们穿着淡绿花裙子的后背。

    不远处,一只白色的水鸟静立在大海的一根漂木上,漂来荡去如神祇安排在这个下午的一个小小的神性启示。半眯着眼望着天空,沈浩波对我说他以前有一句诗写的就是这片海岸——“连大海的怒浪都有温柔的回眸”,我突然觉得,这句诗其实更像老沈在说他自己,说他自己的内心。

    来台湾之前,我曾经在一张废旧的报纸上写下几个字:“海岸聆风雨,江涛正起时”。我想把这两行诗送给此时的沈浩波。

    2

    一见面就谈诗的朋友基本快绝迹了,而沈浩波是例外。已经记不清我和沈浩波到底见过几次面了,在北京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谈诗;我们还一起去过内蒙额尔古纳、云南蒙自、福建武夷山、台北和花莲……甚至计划着要结伴重走当年老杜甫的人生漂泊之路。

    第一次见到沈浩波是2007年1月零下三十多度的内蒙额尔古纳雪原。深夜赶来的沈浩波被层层的衣服包裹着,蹬着一双高帮皮鞋。他的光头在寒夜闪亮,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可能和很多人一样,“又圆又秃/是我大好的头颅/泛着青光/中间是锥状的隆起/仿佛不毛的荒原上/拱起一块穷山恶岭/外界所传闻的/我那狰狞的面目/多半是缘于此处”(沈浩波,《自画像》)。

    2010年2月21日深夜,我和沈浩波以及欧亚在鼓楼大街附近的酒吧谈论沈浩波的长诗《蝴蝶》以及他刚刚编选出来的《2008-2009中国诗歌双年巡礼》。沈浩波一直怀有强烈的先锋诗歌情结,但他同样也对自己的先锋诗歌之路持有警醒,“有时剑走偏锋,好勇斗狠,不惜代价强行披挂先锋外衣。这样的写作尝试,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