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9月>> 金短篇

父亲的猎枪

李蔷薇

   

    一

    从午夜开始,她蜷在床角不知疲倦地拨他手机。每听到一遍冰冷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的心就冷一分。到凌晨三点第121次,她整颗心已冻成一块冰。她又一次擦干眼泪,在心里发誓明早开始与他是路人。

    就在这时,客厅门口传来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她的心也随之“咔嚓”一声,像一块冰裂了一条缝。

    等他推开房门,她已搂着女儿假装睡熟。前几天刚刚为他晚归大吵一架,他摔门而出撂下一句:只要我还回家,你就安心睡你的觉!所以她只得闭眼听他脱衣、放包、关手机,然后抱起床角她准备好的换洗衣物,走进淋浴间。

    不知过了多久。这中途她睁眼两次,坐起一次,都没见到他人影。不过幸好淋浴间就在卧室里面,淅淅沥沥的淋浴声不时传到耳朵里。她也就慢慢真闭上眼,准备今天就这么先睡。不然还能怎么办,她自己安慰自己。谁知还没眯上一分钟,一声骤响让她眼冒金星。睁眼一看,发现是放在床头的他的手机,跟点着了的手雷似的又蹦又跳,还冒着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绿烟。

    她急忙把手雷调成了静音,蹑手蹑脚跑到洗浴间的门口,把那束绿烟递了进去。

    “给!你的电话!”

    凹凸有致的毛玻璃上,淌着一行无声的水汽。他一句话也没说,从门缝里伸手接过。

    她不甘心,在门缝即将合闭的瞬间,右脚暗一用力,半个身子探进门去。他没注意她。他正顶着满头满脸的泡沫,在莲蓬头下紧张地回短信。她知道他不喜欢用拼音,根据他右食指在手机屏上的运动轨迹,她辨认出是“在家”两字。

    五分钟后,他裹着浴巾从洗浴间出来。他当然知道她在装睡等自己。所以他耷着肩,皱着眉,故意装出一副为晚睡发愁的样子。草草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脱了浴袍,背朝她躺下。

    她冷眼瞟一眼床头柜,绿烟熄灭了,手雷很安静。

    “还记得你怎么答应我的?”她从被子里抬起一只手,从他滑溜的脊背一路摸下去,那声音像是给脊背加抹的一层蜂蜜。

    “是阿飞,前两天来我们家送红包的那个!”他却不耐烦地身子一晃,将她的右手抖落。

    他背后没长眼睛,不然就会看见她眼中“噌”地燃起了怒火。不过就算看见了,恐怕他也会是同样的动作,这几年来,他们一直在重复这样的回合。

    他保持背对她的姿势。他知道,对她而言,他此刻一动不动的身子自有一副肥阔的威严。

    她翻过身仰面躺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他告诉过她,十年前,光买这水晶吊灯就花了两万,整套房子花了三百万。还有,这房子是他婚前财产,与她无关。

    很快,他不再顾忌她,发出一声接一声短哨似的鼾声。她知道今晚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于是索性坐起来,低头找地板上的拖鞋。

    绣着牡丹的缎面拖鞋踩在泽润的红木地板上,发出静谧的沙沙声。怕吵醒他,她踮起脚往外走。

    他被一个冰凉的管状物硌醒,是一种比木头轻比纸片重的奇怪材质,直统统地抵着他太阳穴。睁眼一看,像做梦一样,是个黑洞洞的枪口。

PAGE 1 OF 1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