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9月>> 小中篇

迷茫

蜀虎

   

    1

    吴志从火葬场出来后,完全没有方向感了!

    吴志不是第一次到火葬场了。这年头,凡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哪个一年之中不去火葬场三次五次的?可以说到火葬场是碰上老熟人最多的地方,在那儿,你甚至能见到小时候的同学、邻居。当然,双方得花上五七秒或三四次回头才能彼此确认。

    刚才,吴志在悼念大厅就遇见一位老熟人,两人都睁大了惊喜的眼睛,但火葬场不是老友间亲热感叹的叙旧场所,况且对方还是一位异性。当然,只要到火葬场悼念同一个人,不少人尽管彼此互不认识,但同逝者的关系都比较特殊,或者是千丝万缕,所以,吴刚同她虽只是随意点点头,但双方的眼神却尽力意味深长!

    此时,吴志摘下胸前白花,急忙忙地走出悼念大厅。他没像有的人会站在门口深沉地凝视一眼远方,也没有假装沉浸在悲伤里还未拔出来。他是目不斜视地钻进自己车里。可开着车,随着车流出了火葬场,也就是西山殡仪馆的大门后,面对东西两条大道上甲壳虫队伍似的车流,他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往哪儿开了!

    吴志打开车上的收音机。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只要车子启动,他就会打开音响,听新闻、天气预报、路况,放碟片,总之,车内要有动静。他跟随车流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车流渐多,又呈堵车阵势。吴志心里咯噔一下,想这路是愈建愈宽,交通却愈来愈堵,高架桥愈多,城市里愈堵,而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只有练过杂技的人才敢走哇。当年,十字路口就一个交警,那秩序是车走车道,人走人道,牲畜走人指引的道,哪像现在红、绿、黄三灯交替闪烁,五七个交警忙得满头汗,交通事故却一个接一个……唉,不去想这些杞人忧天的事了,走吧。吴志迅速朝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扫一眼,最后下意识地感觉立交桥上的车少一些,一踩油门,便上了西部快车道。

    吴志忧郁的心情在上了立交桥后,显得敞亮多了,就像飞机冲出阴霾。立交桥上路面宽阔笔直,也许是清晨七点相对车少。桥面两边是隔音的玻璃幕墙,城市中的立交桥都有隔音玻璃墙,防止马达声干扰桥两旁居民的生活。当年的城市规划者,没想到后来车子的发展会这么迅速,不建桥,城里道路会更加拥堵,建桥,城市的空间变得狭窄,有的立交桥几乎紧贴着居民楼房的窗户!

    吴志的一个哥们儿,就是专干立交桥上隔音墙安装的,从一个小工头已混到上市公司老总了!前不久,两人在殡仪馆碰见,握着手,想到各自出道时的寒碜和艰辛,看到玻璃罩里那个躺着的挚友,嗟怨造化弄人,感叹岁月的流逝,两人互道珍重!

    吴志的手机响了,是本市一个书画家打来的,他俩是好友。对方问道:吴哥,这么早……打扰你了吧?吴回答,今早六点半就到火葬场了,刚出来正在快速路上呢。对方说唉呀,你怎么搞的,有三次了,大清早的一问你就在殡仪馆,三不过四哦,下次不管是谁,你都得缺席一次了!哪有一个月去那地方三次的啊!吴志笑了笑,回答道,怎么,你还有这么多忌讳呀。

    吴志看见前面缓缓地行驶着一辆残疾人车,他急忙减速并观察后视镜里,打转向绕开这辆载客的残疾人车,无意中把手机关闭了。交通管理部门也是,怎么能让残疾人车上立交桥上走快速车道呢,多危险呀!超车时,他往左扭头看了一眼,那驾车残疾人戴一副墨镜,脸上不仅呈现自豪感,甚至还带着凛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