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0月>> 塞纳河畔

道学及马伯乐谈道教

卢 岚

        2015年4月13日,《世界报》刊登了一篇纪念弗朗索亚·马伯乐(Fran ois Maspero)的文章,他前两天刚去世,享年83。消息引人注目,并非完全因为他是出版商,书店老板兼作家,也因为他是著名的法国汉学家亨利·马伯乐(Henri Maspero,1883-1945)的儿子,他目睹了父母兄长在残酷的战争年代的遭遇。他父亲马伯乐,一辈子置身于研究工作的法国汉学家,除了进入法兰西学院时,配备了一把装饰性的剑,手里没有任何武器,但1944年7月28日遭纳粹逮捕,因为他的长子约翰(Jean Maspero)从事抵抗运动,被追捕,逃脱了,但住址被发现,父母亲即遭逮捕。最初被关进巴黎一所监狱,马伯乐自知情况严重,不抱生还希望,与妻子在狱中见面时表示,只希望她一人能够逃出死神的手。

    稍后他被转送到德国Buchenwald集中营,七个月后病倒,1945年3月中旬死在了那里,距离美军抵达时间只有一个月。参加了美国志愿军第三军的约翰,1944年9月在战斗中牺牲,年仅19岁。那时候,弗朗索亚只有13岁,前后才几个月时间,这个家就被兜底打翻了。幸好他母亲最后从集中营活着回来。1957年,弗朗索亚经营了一间书店“读书乐”,两年后创建了“马伯乐出版社”,1984年出版了第一部小说:《猫的微笑》(Sourire du chat)。他一生操持过数种文化职业,都只走在同一条路上:子承父业,成了一个正直的文化人。

    马伯乐这个名字,使人想起谚语“伯乐相马”,取上这样一个名字的人,正好道出了他的中国文化底蕴。何况,马伯乐在东方学和汉学研究上,成就举世瞩目,是真正的骏马飞奔。他在中国历史地理学上,比如秦汉时代象郡的地理位置,及其领域范围的考证,所作出的重大贡献,无人能出其右。该郡的地理位置,典籍记载互相矛盾,在中国的历史地理图中,象郡一时出现在越南,一时出现在广东广西之间。他敢于走出定论,将史料互相印证,指出秦汉两个时代都存在象郡,但与越南无关。结论后来得到中国学者的肯定。他的原创性的观点,成为这门学问的重要里程碑。他将历史学变成一门科学。东南亚的地理、历史、民俗和方言的研究,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被关进德国集中营的时候,留下了堆积如山的汉学研究手稿,其中只有部分文字刊发过。后来吉美博物馆为他结了三个文集,由所属的图书馆出版发行。他的汉学研究领域非常宽广,历史地理学、古代政治地理学、古代天文学、宗教、哲学、神话、小说、方言、白话……没有学术范围之分。作为沙畹的学生,他承继了老师的治学之风,以精确代替猜测,熟读和精通古代文献,从典籍和实地考古,或从考古文献出发,参阅新发现的材料,重新探讨历史的真面目。他的学问宽广无边,在专门课题研究上又极度深入细致,可从中看到他做学问的缜密精神。难得的还是一位多产的学者。据戴密微(Paul Demiéville)所编的《马伯乐著述年表》,著述达180种,尚有十数种未结集付印。逝世后,他的弟子和同业整理他的繁浩的遗稿,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比较技术性的学科,只能分门别类出版。1971年,由加俐玛出版社出版的《道教与中国宗教》(Taoisme et les religions chinoises),由他的弟子康德谟(Max Kaltenmark)作序,一部以小号字体印成的660页的作品,就以戴密微整理的,1950年出版的两本遗著作为基础,加上巴黎第七校东亚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的协助,经过长时间的运作,编纂工作才最后完成。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