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0月>> 记忆·故事

遇见

任林举

 

    人生就是一次次的“遇见”。遇见时代,遇见事件,遇见山水,遇见人……也许,每一次意想不到或意料之中的“遇见”都是生命成长过程中的一次阳光、一次雨露或者一次风霜。但不论如何,遇见,总是一种机缘。
半生中,曾多次去过炙手可热的云南,昆明、西双版纳、大理、丽江……游历过很多地方,只是没有去过曲靖;也认识或遇到过很多的人,学者、作家、工商士农以及边民、“土司”……与很多人有过或深或浅的交流和交往,但只是没有遇见过一个足以让人想到“遇见”两个字的人。那次去曲靖,去会泽,与洪峰一家人朝夕相处了近一周时间,却让我突然有了“遇见”的感慨。这感慨很深,也很复杂,因为我感受到的“遇见”,不仅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作家,更是一个身在红尘、有血有肉的“活”人,同时,也包括与现在的洪峰密不可分的那些山水、自然和人文。
本来,对作家洪峰自以为“熟”得不能再熟了。虽然从未谋面,但他的作品,他离开老家吉林之后留下的那些故事,以及他在异地他乡又新发生的那些遭遇或境遇,已经在左耳和右耳之间穿梭往来不知有多少个回合了。所以,见面之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突然;见面后,简单寒暄,然后各归其位,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只有在共同乘车去罗平的路上,听他断续讲起女儿珞妮的出生和成长,才发觉眼前的这个人和以前从别人口中传说的作家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原来,这个人我并不了解,甚至,一无所知。
其实,就风光而言,罗平还是美丽的。不但美丽,而且是我领略过的诸多风光中最震撼人心的一处。罗平县地处滇东高原向黔西高原过渡的斜坡上,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地形地质结构复杂,素有“鸡鸣三省”“滇黔锁钥”和“东方花园”等美称。在这里,我们暂且放下九龙河上那十级高低宽窄不说,形态各异的连环瀑布群不说,东部那海拔2468米的白腊山也不说,但只说中部的油菜花海。20万亩连片种植的油菜花在罗平坝子竞相怒放,给人的视觉冲击是巨大的。置身那流金溢彩,绵延数十里的花海之中,仿佛置身于一个金色的梦境。花海深处隐约闪现的村寨,一向有“中国吉普赛人”之称的养蜂人和摆在小房子前那些逸着香气的蜜,此起彼伏或连绵或独立的喀斯特锥形山体,兴高采烈又穿戴得花枝招展的游人,以及我们的、别人的走走停停的车辆……一切都带着几分不够真实的色彩,一切都沾染上几分油菜花的芬芳与甜蜜。
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一次次从美丽的风光中返身,重新回到洪峰的讲述或故事之中。依我的理解,不论作为作家的洪峰还是作为普通居民的洪峰,他都是云南省一处不可忽视的“风景”。于我而言,一处人文的风景,有时比一处自然风景还有着更多的内涵和吸引力,更何况,他又是洪峰。
中国著名作家洪峰在沈阳街头讨饭事件已经过去多年,事件的前因后果也已经在网上折腾得家喻户晓,其间的是非恩怨也不必由我等在此议论和评说。只是从那之后,就很少再听到洪峰的消息,仿佛这个人随着那一事件的渐无声息,也淡出了文坛,淡出了东北这个地域。
后来,从洪峰看小珞妮那甜蜜、慈爱的目光里,我进一步确认了,后来的洪峰一定是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那么,从前的那个狂傲不羁的洪峰到哪里去了呢?难道现在这个躯壳里住的是另外的一个人吗?曾有智者说:“人的生命里总有属神和属魔的两个自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