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0月>> 我说我在

英雄之诗——《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三

李森

        《心经》是英雄之诗。能把佛陀的思想如此精粹地在一篇短文中表达出来的人物,其襟怀之大,眼界之高古,自然英雄莫属。

    此人一出口,就诵出“观自在菩萨”,且直接就说菩萨的修行达到了觉悟之玄妙至境的时候,“照见五蕴皆空”。也就是说,他一咏叹,就把心灵结构凝聚的五条通道——五蕴,都咏颂出来。不但咏出五蕴之为因,且咏出了“度一切苦厄”的修行之途,乃至修行之果。这是直笔的写法,霸气非凡且温润如初。

    大凡英雄之诗,都用直笔书写。圣人是直白的,那种拐弯抹角、哼哼唧唧、玩弄概念、空喊口号的人,非怯懦书生即是文字盗贼。但这种霸气,是外圣内霸,一般的心灵是接不住的,也体会不到。文字外圣内霸,是说它的表达非常平易朴实,恰似儒家讲的不偏不倚的“中和”之美,这种美从“中”截断众流,漂移而出。

    只要“照见五蕴皆空”,即“度一切苦厄”啊,多么直截了当。一切苦都度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此壁立千仞之秀也。

    比尔·波特说:“在大本《心经》里,菩萨之后还缀有‘摩诃萨’一词,这也是大乘佛经中的常见用法(但并不限于大乘佛经)。根据对‘萨埵’的不同理解,摩诃萨可以理解为‘伟大的人’或者‘大英雄’。不过,这个词在佛经里最初是用来指称狮子的,后来才逐渐用于尊称那些勇气堪与百兽之王媲美的人物。从历史上看,‘菩提萨埵’的称呼在佛教出现以前就已经为古印度的其他宗教派别所使用,而‘菩萨摩诃萨’却是佛教特有的。”(1)

    大英雄吟诵英雄之诗,更何况《心经》并非仅仅是文字般若,更重要的是,它是行动般若,即身心兼修的行动般若。这就是说,玄奘译的《心经》仅仅二百六十个汉字,就把佛陀的思想讲到位了。它不是制造概念,而是稀释概念。其非立亦非破,而在破立之间。这种书写,是洪流滚滚却又平静无声的诗意迁流。此诗意,是一种古朴的诗意情怀。万物洞开世界,且尚未被污染;语词洞开世界,语词也尚未被污染。

    英雄吟咏英雄之诗,实则是以诗意自救或自觉。而文字盗贼吟诗作赋,玩弄辞章,实质是制作一个个概念电筒去照他人而不照自己。

    雨果说:“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而我要说,在绝对正确的价值系统、意义系统之上,还有一片绝对正确的无意义的天空。

    若把世间学问分为真、善、美三层,则第一层之真是科学、工具理性层面(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之实相存有层);第二层之善是价值观、意义系统层面(人文学之心相构造层);第三层之美是无意义层面(诗与神之空相诗意漂移层)。

    在三个层次中都有英雄心,亦有英雄的行为书写,但最高级的英雄心不是发现理性,创造理性,也非创造价值观系统或巩固价值观系统,而是在空的无意义最高层,引领有执障者释放心灵结构的凝聚(诸法)之重。

    如此说来,所谓英雄之诗,非实相、心相(心法)之诗,而是空相之诗。乔达摩·悉达多是位伟大的诗人,《心经》的作者也是位伟大的诗人。伟大的诗人总是一次又一次地第一次化万物为文辞符码,让万卷葱茏作为诗意在空天漂移。古朴而空幻,古朴即空幻的澄明;空幻而初心,空幻即初心。空非无,而是万物初相的绽放登临。

    自觉而觉他的英雄,不是一个整体的神,不是一个观念整体。这一点,必须向世人振铎告白。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