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0月>> 金短篇

来一瓶啤酒

高君

   

    他们是八点半到的,一条街就像一张流水席。烟气里仿佛布满了无数的小钩子,勾引着人们肚里的馋虫。这叫什么?倪康说,瘾,看了就想,完了就后悔。李军嘿嘿笑了两声:别三句话不离本行。倪康说他娘的,我算看透了,早死早托生,这年头致癌的东西多了,何止这小串串呀,闭眼睛剋吧!

    没有空位,一连走了好几家。倪康边看表边骂骂咧咧。李军顺口开了个玩笑,说大长夜,忙的是啥,又不是赶着去投胎。

    如果不是马六临时摊上点事,那天晚上王春来本应是休班的。

    马六凌晨四点下班,骑一辆刚买的N手破摩托回出租屋,在小区里碰上几个酒棍,甬道被正趴窝的汽车挤成了一条缝儿,他在他们屁股后弯弯曲曲地跟了一段,在即将迎来短暂的开阔之时,他一扪喇叭,“嘀”的一声,就把人给吓着了。

    然后被拽下来,挨了一顿胖揍。

    没怎么的,一只眼的眼底出了血,歇两天就好了。

    许春姣下午刚被老板娘夸了一下,回头不到一小时就被骂了一顿,原因是刚来了一桌,她忘了把陈货和新货搭配在一块儿,而是全出的新货。

    她被表扬是因为鹌鹑杀得好。她手小,铁笼门只需打开一条缝,伸手抓出来一只,尾巴根儿一剪子,腿腕上一剪子,脖颈子再一剪子。然后两手揪住脖根上的一块皮,使劲往两边一裂,一团粉嘟嘟的肉便抽搐着跳将出来。

    就跟剥葡萄粒似的,老板娘夸道,溜溜光,一根毫毛都不带。

    你个心狠手辣吃里扒外的小贱x,他们是你大爷?

    之后她就开始气不顺,嘴撅得差不多都能挂上一只酒瓶。她正想跟王春来诉苦,对方一甩烟屁:赶紧,来人了!

    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先把桌子收拾干净喽!高个儿的说着把T恤短袖往上挽了挽,又卷起底边,亮出一条白亮的肚腩。

    桌子上有一桶一次性方便筷,四套塑封餐具。高个儿的拿过来一套,从桶里抽出一支方便筷,往塑封膜上一捅,“啪”的一声:这儿几个人?许春姣立即撤走两套,搬上来一个烤炉。这么热的天,赶紧拿走!

    许春姣刚走,立即又被叫住:油,你瞧瞧这桌面上的油,都快赶上他娘的脚后跟厚了,过来擦呀!哎我说,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有点儿反应迟钝哪?

    得了得了,自己来!矮个儿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面巾纸。

    出于感激,许春姣回头看了一眼对方,抓了一把餐巾纸送过去。

    两人点了五个腰花五个鞭五个肥瘦相间五个骨肉相连,许春姣说还有羊腿和猫腿,都是现杀的,来一个尝尝?

    白尝,不要钱哪?赶紧上酒!高个儿的唆了唆牙花子,哧溜挤出一干唾沫:真是江河日下,连逮耗子的猫都拿来烤了。

    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没听说广东那边,连肚里的胎儿都拿出来煲汤喝了。

PAGE 1 OF 1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