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作家走廊

易县读史——关于刺秦及其他

王威廉

   

     

    豪言

    秦兵旦暮渡易水。

    这是我在易县行走时,脑中出现的一句话。我一直默默吟咏着。这是在哪里读到的?从未刻意去记,此时却从记忆的混沌中脱颖而出,这眼前的风物碰触到了什么敏感的神经元?望向茫茫天际,金戈铁马不见,但那其中的紧迫与危机,七个字便表达得淋漓尽致了。

    恍惚中,总觉得这句话与荆轲是有关的。这要被秦兵强渡的易水,莫不就是那句著名悲歌中吟唱的河流?“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曾像目睹过荆轲离别背影的士兵一样,心中被这句话反复激荡。

    所谓豪言壮语,我想此为千古第一。

    一查,果然是《史记·荆轲传》中的话,司马迁对荆轲刺秦王有着完整的记述。

    燕国太子丹在极度的恐惧中,对荆轲说:“秦兵旦暮渡易水,则虽欲长侍足下,岂可得哉?”尊贵的燕国太子,竟然对一介平民,用“长侍”这样的说法,可见有多么器重,有多么无奈。太子长期的侍奉,便是荆轲所领受的恩情,他所要报答的,并非国家大义,而是这样的恩情。因为,荆轲并不是燕国人。荆轲本是齐国庆氏的后裔,后迁居卫国,始改姓荆。荆轲这样的人,心怀大抱负,所梦寐以求的,是要实现自己的价值与荣耀。

    我这样说,并非贬低荆轲,恰恰相反,他这样的人才更好地诠释了“英雄”的形象。秦国大将王翦一生打胜仗无数,杀人无数,但很少有人觉得他是个英雄,而提到荆轲,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说:“那是个英雄!”

    青史留名的英雄,大多是“舍我其谁”的个人主义者,他们并不蔑视别人的生命,他们只是想让自己的生命能更好地实现价值最大化。

    而且,英雄一定是有豪言壮语的人。

    怯懦

    来到易水河边,正在修建一座休闲度假村,尘土飞扬之下,已然能看到花团锦簇。它仿照古村落的样式,一排排都是小食店铺。我一路走过去,竟然发现陕西人开的铺子最多,写着臊子面、羊肉泡馍和肉夹馍的旗子,在风中猎猎招展。脑中想着荆轲的我,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感慨。其实,我本秦人,可两千多年过去了,这些恩怨早过期了,剩下的,只有我们对历史的遐思。时光过滤之后,没有了愤怒,没有了血腥,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去揣摩那些人和事。

    我继续想着荆轲,在易水河边,不能不想他。也许此刻我脚下的位置,就是当年他站立过、行走过、醉过酒的地方。

    荆轲并不是个完美的人。他早年喜爱读书、击剑,然后游侠四方,寻找机遇。曾去卫元君那里找工作,没有如愿。他也并非天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而是有着许多胆小怕事的“劣迹”。他在榆次与剑术家盖聂论剑,一言不合,盖聂瞪他,他就离开榆次了。他在邯郸跟剑客鲁句践因为博弈发生争执,他也逃走了。司马迁写道:“嘿而逃去。”意思是,一句话也没说,默默逃走。

    因此,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个怯懦的人。

    知遇

    荆轲游来荡去,终于来到了燕国下都,就是如今的易县,和这儿杀狗的屠夫以及擅长击筑的高渐离成为朋友,天天喝酒唱歌,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我想,后辈所仰望的“魏晋风度”,也许源头就在荆轲身上。这样的表现,在普通人看来与疯子无异,但在隐士田光眼里,此人必有不同凡响之处。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