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作家地理

青金石

东珠

   

    1

    青金石。了然子。

    这六个字,这么俊,这么逸,这么晴朗,这么辽阔,我可不可以这样说:一眼美?

    我是最精进的学生。一眼美,我套用的。

    近年来,我跟着玉人石人们学会了很多灯谜似的行业术语:一眼假,意思就是,鉴石,瞄上一眼就知道是假的。

    一眼之下,十分资深,老鹰一样,馋嘴猫一样,弓箭手一样,阴阳师一样。更有趣的:西贝货,就是贾,就是假货啊。迷倒一片吧?敢情贾府就是一个假府啊。他们对玉石用情太真,连一个假字都不忍心让其沾上玉身。

    青金石。了然子。

    我认定,这是我此时急需的六字箴言。我认定,我可以从中抽离出一抹孤立绝世的蓝:重彩,理性,高士,冥想,质坚,不染尘,近乎无情。一色就可驾驭浮生,又经得起一茬茬的光阴稀释和难以了凡的滚滚世情的严密巡视。我正满世界收购这种简约。时刻准备赴约。我的抵押物还是我。也只有我。之前,我已向百色百味抵押过百余次了,赔本,惨淡,一色一色地倾情客居,拆旧弥新,自我赎身。现在,我即将迁居到自己的白发和皱纹里。它们已画出小样了。这是我躲不过的色。这回,我要来个彻底的:让蓝补天。我是小器,蓝是大器。情世界的我,俨然帝王。器世界的我,俨然仆役。我的天,顶头的天,压眉的天,逼迫着一个个生命进行反季销售虚假灵魂的天,高乐高的天,它分布到我眼中的真实本色,太淡了。

    淡出个鸟:叫天子。

    青金石——

    一石激起千层浪。波斯语、回鹘文、梵语、上古音、藏语,它出世就化身千言。

    它还叫璆琳,还叫群青,还叫兰赤,还叫金螭、金精、金碧,还叫回青和回回青,还叫佛头青,还叫璧琉璃。

    还叫了然子。

    2

    我一直在等他:了然子。

    我实是等着向他乞讨:讨蓝。讨青金石的蓝。日本的,敦煌的,新疆的,出世的,入世的,中庸的,见不得人的,了无踪迹的。不久前,当我通过一次偷盗行为得知青金石是世界绘画史矿物蓝的祖师时,我对它肃然起敬,三叩,难以收场。

    带着一颗乞讨的心,等一个人真好啊。

    我是把他当古人来等的,当作陶弘景、葛洪、王重阳、玉阳子、丘处机、寒山子来等的。

    说个好玩的:我曾于梦中,跟着玉阳子,一路云游到河南开封,我们一起街边赏戏,戏名曰:开封启玉。道家的语言,都是双关语。戏中戏,以地名和人名当机。谁叫他叫玉阳子呢,催玉稿,就得他来做。他都急了:这个叫云又叫珠的人,怎么还不动笔写石头呢?还磨蹭个什么呢?没见楼下的树叶又黄了一遍?我一直等到他老人家着急。其实,他一点也不老,他只是与我隔世。我见到的是英年的他:簪发,白衣,玲珑,细眼,劲道,小骨棒,书卷气,通体仙风。我也年纪小小啊。以春迎春,春水丽如金。我猜出他是玉阳子,因为他还于戏散后,引我上山巅,教我铁脚功,那武范儿真利索啊,我可学不会,白白饱个眼福。全真七子,铁脚仙人,就他一个。他又引我到一个道观前,又抱琴石上端坐,曲风款款,黎明湛蓝。这琴曲我也懂:如来藏。我是很多人的知音,就算是上古人跟我也没有代沟。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