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我说我在

《哭庙》:当代诗歌在历史和现实中的言说——兼谈《哭庙》的历史观问题

小海

        一、《哭庙》:诗人在历史中的成长与言说

    杨键的长诗《哭庙》是以宏大的历史眼光来横扫与挥斥当代生活景观与图像的,以历史的个人性立场内化为《哭庙》的价值诉求与艺术视角,他所瞩目、抚摩的是残缺的自然与山河,以及五千年传统文化的断裂、衰败之相。这让笔者想起戴望舒1942年春在日寇铁窗下向苦难祖国的抒怀之作——《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

    ……(2)

    相较于戴望舒笔下国家的“沦陷”,《哭庙》指认与呈现的是一种文化意味上的 “沦陷”与沉痛,“心”的残缺,“心灵”的“沦陷”。

    在《哭庙》自序一《空园子》中,杨键写道:

    我是一座空园子,

    我是一座空山,

    我是一座空塔,

    我是一座空庙,

    ……(3)

    《哭庙》中,杨键兼任了历史的调查员与审计员的双重角色。他用漫画式手法勾勒出20世纪整个时代“怪力乱神”式的两大主题:“革命”与“运动”,如取消科举、推翻帝制、土地革命、内战、新中国成立、镇反、阶级斗争、土地改革、反右斗争、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文化大革命、工业化、城市化、全球一体化进程,等等。《哭庙》中呈现了工业化大生产、科技发明与技术进步的种种不堪(他诗歌中描述过的煤矿、江边采石场,他工作过13年的钢铁厂,城乡随处可见的开发区、摩天楼、吊臂机、拖拉机,等等现代奇观)。记得里尔克在《杜伊诺哀歌》中有诗云:美无非是可怕之物的开端。诚如里尔克所言,这个时代,一种恐怖之美已经产生。是否也是19世纪波德莱尔笔下的“恶之花”在20世纪的中国结出的“文明之果”?一切农业时代的田园牧歌都已向它们缴械投降,现代化控制了一切的社会生活方式,人们无论是自然的空间与心的空间都让渡给了“现代化”。他用诗人的洞察力以及与这个时代背道而驰的决绝、孤愤、简约描绘了将延续千年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 (4)的景象。从他的《哭庙》等诗歌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现代化给我们开具的是一帧帧人类历史的“负面清单”。

PAGE 1 OF 3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