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我说我在

对话与证悟——《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四

李森

        伟大的书写都是反概念的,自古如此。

    可是,伟大的书写者又要制造概念,以表达人类雄心勃勃的某种观念内涵。

    在制造概念与反概念之间,有一种暖流在风春万物,有一种生命的激情在蒸腾,这就是漂移着、摧枯拉朽般漂移着的人类精神中的诗意。

    心灵节奏的诗意要寻找倾听,寻找对话者。不过,不是所有人的对话方式都是诗意的。多数学者,尤其是那些“概念控”的学院派学者对话的方式、对话的路径是概念式的,说到底,这类人是可怜的人,他们的心灵结构中被死亡的概念所填充,垒石千重而不见草木。

    世人多以为哲人与人对话靠的是概念,因为他们以创造概念为乐事,其实那是普通知识人的观点和做法。圣哲的书写,实质上都是诗的书写,柏拉图如此,被誉为道德天尊的李聃如此,孔孟的书写亦如此。圣哲制造概念,是要将概念当作铺路石,以开掘遐迩通途,领略锦绣千帆,赋得万壑辞章。《道德经》是心灵史的组诗,这组诗可以用任何方式断开重组,其诗思仍然饱满如初,犹如撒豆成兵之势;《理想国》是心灵史的诗剧,它的表现方式是一阕阕文学修辞,洞喻、线喻、床喻、日喻,为哲学史(亦文学史)的著名比喻。

    圣哲的心灵史,是文藻漂移、不断磨砺、不断激活的精神史。

    《心经》的作者在思—想(1)上与佛陀对话,他是显在的作者。佛陀是第一个隐在的作者,观自在菩萨是第二个隐在的作者,舍利子是第三个隐在的作者,所有人(三世诸佛)都是隐在作者。显在作者与所有的隐在作者进行对话。这种对话使《心经》成为一个绝对开放的文本。所有伟大的文本,都有一种绝对开放的纯粹真诚,有一种自在直观的绝对纯洁。文字,是初心的文字,生发于初心而漂移于初心。

    初心不是一颗本体的心,不是价值观的心,也不是佛法的心。

    初心是瞬间敞亮的蕴,是心灵结构中蕴的自我澄明、自我确证。

    初心的显露是难的,自认为初心之心并非初心。

    初心既不负载语言或物事下沉,也不孤芳自赏般飞翔。

    在空—明中,初心般若花开为初心。

    语言出现就是为了对话。所有古老的语言,其流传的文本要么是对话体,要么是寓言体。而寓言体,实质上也是对话文体。对话体与人对话,寓言体与动物或事物对话。一言以蔽之,均是与人和世界对话。

    所有佛经,都是对话书写。无对话即无书写。

    对话书写以使心灵在—场。所谓心灵,就是一个场域。以佛法的哲学观和我的哲学观而言之,对话不是为了寻找“本质”,而是为了敞开“本现”。借用马丁·海德格尔的说法,对话使在—场者“驶入本现之中”。海德格尔说:“本质(Wesen)只是被表—象,即idea(相、理念)。而本现(Wesung)不光是‘什么存在’与‘如何存在’的结合,因而是一种更丰富的表象;而不如说‘本现’乃是这两者的更原始的统一体。”(2)在我看来,本现,也是一种蕴,这种蕴亦在漂移时刻获得本现自显的在—场。没有同一不变的本现。本现可能在对话中瞬间生成,瞬间寂灭。

    《心经》有“大本”和“小本”之分。大本《心经》在书写形式上更符合佛经的对话书写格式。前有“序分”缘起,后有“流通分”赞颂。或说大本《心经》的“序分”和“流通分”是后人所加,添加书写内容的目的之一,即是为了营造佛陀在—场的对话现场,使《心经》的思—想得到佛陀的认可。可我们今天来看,这个对话现场中的观自在菩萨,与我们通常理解的观自在菩萨“内涵”是不同的。观自在菩萨的身份和语义总是处于漂移之状,为不同时代和文化语境中的阐释者所塑造。此录罽宾国三藏般若和利言等所译大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高丽藏》No.1383)如下: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