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金短篇

谁说我没有腹肌

王手

   

    1

    在外面闯荡的那几年,我其实是非常风光的,走在路上人家会抢着和你招呼,坐下来吃面有人会偷偷给你结账,就是在一些场合坐坐,一般也都是上横的位子,说话也是像雷响下一样。我觉得这样混混也是挺好的,也是一种生活状态。这是1982年,混社会不是靠文凭学识,靠的是蛮劲和势力。我母亲已经看出了这里面的危机,说风头霉头两隔壁,她觉得我要是再不刹车收手,离倒霉就快不远了。她是过来人,有大呼笼运动的经验,她说“严打”的风已经悄没声息地起来,接下来很快就会铺天盖地,这种以“严”字打头的运动,常常是不按套路出牌,到时候“枪打出头鸟”,给你吃一粒“花生米”,说什么都晚了。花生米,就是子弹,就是吃枪子。

    没有办法,我母亲提前退休,我顶替了她,到工厂上班去了。

    说实话,我是不喜欢上班的,在外面多自由啊,不用早起,不用签到,不用看谁眼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直接和经济效益有关。

    我对厂里的工种没什么挑的,反正我也做不好,也不可能认真去做,什么搬运,什么看仓库,什么烧锅炉,我都是跟班,我本来就没什么特长和技术。倒是我很快发现了厂里的一个奇怪现象,一个像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组织——“盟兄弟”。我们这个厂大概有一千多人,虽然是食品行业,但男工比较多,男工多,斗气抬杠的事情就会多,事多了,厂长不解决,工会不解决,自然就会有一个解决争端的组织应运而生——“盟兄弟”。

    所谓的“盟兄弟”,就是厂里几个比较要好的人纠结在一起,称兄道弟,虽不像刘关张那样桃园结义,但也一定有什么形式,比如哪一天在一起喝过酒,或哪一天和谁一起打过架,一般有十个人,不一定完全是乌合之众,有时候也会有生产岗位的技术骨干或有点能耐的活动分子。

    “盟兄弟”的头头叫龙海生,这人其实没什么本事,既没有厂里的技术,也没有社会的武术,就是胆大,且喜欢妄为。有些事就是这样怪,没有本事的人往往都混得很好。但这人长得可以,身厚,背扎,臀沉,八字脚,走路习惯把肩膀撑开,像横行的螃蟹。我不知道五大三粗指的是什么,但我们习惯叫这样的人五大三粗。龙海生身上有两个印记,额头一个刀疤,小臂也有一个刀疤,因此,他喜欢剃平头和挽袖子,似乎有意在告诉别人,他打过架,他这人不好惹。那时候,有刀疤也是很吃香的,有时甚至比力气还吃香,但我不以为然,因为我也一直在江湖上进出,我见得多了,也经历得多了,有几个刀疤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赵子龙身经百战,到死,衣服一脱,身上照样像蛋剥出来一样。

    2

    我来厂里的时候,我母亲就告诫我,厂里很复杂,不要多管闲事。我本来就是到厂里避风头的,我当然不会管闲事。而且,我母亲还利用了她的关系,把我安排到了最忙的工种,水处理车间,水一天到晚要用,尤其是食品加工的水,一点也不能马虎,于是我基本上都是三班倒,也就是所谓的连轴转。也因此,我也碰不着什么事,无论是小事还是闲事。至于“盟兄弟”,那也是我的兴致使然,和江湖相像的事,我一听就敏感。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