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金短篇

按摩店

金昌国

   

    这家按摩店不同的是开在居民区,与周遭的环境极不相符。如同素颜居家过日子的家庭主妇里面突然夹塞进了一个打扮妖冶的女人。与繁华的主街相比,小区街道如同一条河流的支干,舒缓而平静。倏忽间,在一个华灯初上的傍晚,多了一爿按摩店霓虹灯牌匾,无论如何都显得突兀。街道尽头是一所中学校,对面则是小区内自然形成的菜市场。

    老安站在菜场打牌人身后,眼睛盯着牌,眼角乜斜着按摩店。怎么就开在这里面呢?他问。老安打量着牌桌上的四个人,他在等待着有人接话,可是,四个打牌人心思似乎全部在牌局上,没人理会他。老安扯出的话题一般都这样,如同一枚被扔在烂泥地上的烟蒂,不经意就会被人踩灭。老安想,这件事可能在他来之前人家都说过了,他安静下来,继续看牌。菜市场平时没什么生意,瓜果、菜蔬,肉、鱼、蛋,大多时间如同画板上的静物,安静地摆放在那里,只有到了中午,晚间下班高峰,市场会热闹一阵,复又归于平静。

     

    摊主这时候一般会回屋睡觉,或者操持另一些活计。打牌的固定地就这么几个人,赌资张扬地放在桌角,当然,筹码以分角计算。除去打牌人,准时出现的便是老安,牌桌上的人偶尔有生意,抑或有人要方便一下,老安立即闪身坐到座位上,替人摸牌,然后把牌认认真真码好,等主人回来。

    出来了。老安惊乍地说。

    这已经是第二日午后,双面铁帘门从中间拉开一道缝隙,一个披大红风衣的小姐蓬着头从里面侧身出来,手里攥着几张十元五元的纸票,看上去是刚从床上爬起来,风衣掩掖脖颈下雪白的上半截乳沟,女人从远处看上去嗔怪着脸,一定是被人差使出来买“早”饭的。

    瞎咋呼个屁呀!卖肉的说。

    出来了。老安眼神沾着那个红衣小姐说。

    什么出来了?卖鱼的语气里带着狎昵。

    中医按摩,我今早路过看上面写着呢。老安像是在为什么人辩解。

    嘁,你信呀?卖菜的面露不屑。

    老安嘻嘻笑起来,呵呵呵一直笑个不停。

    卖肉的打出一张牌,把牌扣上,等着和了。他抬头顺着老安眼睛方向看着就要转过街角的小姐,一直看着她没了身影,回过头说老安:

    老安,你留那么多钱干什么,又不赌,带骨灰盒里吗?换作我,今晚就去放一炮。

    老安脸上明显带着谄媚,作贱自己说,我要是有你那把子力气,可不就去了?我,早不中用了。几个打牌人开心地笑起来。过了一会儿,老安说,我看着是正经按摩的呢,要不怎么会开在居民区里。

    按摩店面朝街区的窗户挂着暗红色的廉价窗帘,室内充斥着洗涤用品和缺少阳光带来的潮腐混合气味,两张铁架结构板床紧靠着墙壁。开始,老安有些紧张,可是看到屋内逼仄的境况,和想象中的膏粉华丽相去甚远,情绪多少安稳下来。一个穿短裙的年轻女子进来,未等老安看清面目,便闪身离开。接着进来一个,又出去了,然后是沉寂。老安进来的时候,四个小姐在打麻将,另有两个坐在床边观战。观战的两人分明看到了他进来,眼睛却没有离开麻将牌。在那一刻,老安开始后悔了,心里愈加紧张。老安曾在不同场合听说过这种地方,小姐供客人挑选,站成一排,甚至有人极度夸张地说,就如同大牲畜市场。轮到他,情形怎么就变了呢,变成了小姐选他。他有了虚弱感。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坏。走进来一个稍年长的女子,所谓年长,也不过三十的样子,在老安看来,都是青葱年华。女子笑了一下,嘴角带着一丝嘲讽,也许女子是那种正常职业性的微笑,可这会儿在老安看来女子笑得异样。女子说,大哥。老安想,居然叫他大哥。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