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金短篇

鲸鱼记

马拉

        杜若白走到海边,闻到了浓烈的腥味,海水从远方撕咬着扑向岸边。太阳快要落下去了,远方一片绯红。一连几天,杜若白心神不宁,他看着大海,像是想发现点什么,海面还是蓝的。杜若白从海边回来,他对妻子说,我到山上去看看。妻子看了看杜若白苍白的脸说,你怎么了?杜若白皱了皱眉头说,我感到有些不对劲。妻子停下手里的活计,搓了搓手说,哪里不对了?杜若白说,你闻到海里的味道没有?妻子用力地吸了几口气说,和以前没什么区别,腥。杜若白摇了摇头说,你没闻到腥味越来越重了?听杜若白说完,妻子笑了笑说,海水一直都是腥的,你应该习惯了。杜若白摆了摆手说,腥味越来越浓了,怕是有事情要发生。我去山上看看。     从海边到山顶,只有一条蜿蜒的小道,平时走的人少,灌木丛几乎把小道覆盖了。杜若白穿过灌木丛走到山顶,太阳已经落了下去。他站在山顶,下方是澎湃的大海,远方的海水是灰色的,近处白蓝。

     

    海风刮在杜若白的脸上,他隐约闻到一股剧烈的腥味,夹杂在海风中。那味道若有若无,游丝般飘过。杜若白有些不安,他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了。在山顶转了半个时辰,杜若白下山了,腥味一直缠绕着他。

    晚上吃饭,杜若白端起碗问妻子,你真没闻到腥味?妻子笑了笑,海风哪一天不腥?有时浓些,有时淡些。吃完饭,放下碗,杜若白对妻子说,我出去走走。杜若白去了海边。夜晚的大海只剩下单调的浪涛声,海面上一片漆黑,星空繁密。杜若白看了看月亮,橘红的一轮挂在天上。海腥味,橘红的月亮让杜若白更加不安。他想,怕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一连几天,海风里夹杂着的腥味让杜若白心神不宁。他试图闻出这腥味和平时的腥味有什么不同,直到有一天,他想起了童年。那是夏天,祖父过世,天气大热,祖父出殡那天,他跟在后面,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臭味。回到家,他问父亲,那是什么味道。父亲摸了摸他的头说,人死了,就会有那种味道。回想起童年的味道,杜若白吓了一跳。回到家,他对妻子说,怕是要出大事了。妻子问,若白,你到底怎么了?杜若白说,我想起来了,那不是腥味,是尸臭。杜若白说完,妻子吓了一跳,你是说海里死人了?杜若白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应该不是海里死人了,如果死了人,这么多天,也该冲到岸边了。我去海边看过,很干净,什么都没有。杜若白望着妻子说,你真的一点也闻不到?妻子嗅了嗅说,只闻到腥味,其他的闻不出来。

    岛是一个小岛,零零碎碎百来户人家,到大陆坐船要三四个时辰,这还是顺风顺水。杜若白到岛上十年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三四个人,代表国家驻扎在岛上。这十年,杜若白早已习惯了海风的味道,他吃鱼、各种贝类。由于剧烈的光照和海风的侵袭,他原本白皙的皮肤变成了枣红色。岛虽小,却有自己的风俗,民风淳朴彪悍。他们刚到岛上,遭遇过四次暴力袭击,岛民认为杜若白他们侵占了属于他们的土地。政府派过两次兵到岛上,驻扎的时间都不长,三五个月,事态稳定就撤走了,剩下杜若白几个留在岛上。到岛上第三年,杜若白娶了岛上的姑娘做妻子,他们和岛民的关系因此好了一些。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