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金短篇

肖达

   

    1

    在这段时间里,宋词正与一个女人谈案子。

    准确地说,不是宋词与这个女人谈案子,而是那个女人与她谈。

    当然,当事人到律师事务所来,自然是谈案子的。问题是除了案子之外,这个女人还谈其他事情,她的表述让宋词感觉时间正像对面这个女人的满头卷发,扭成了团,无法理顺。于是,宋词便打断对方枝蔓丛生的讲述,让她书归正传。女人便一笑,以有其他事情为由结束谈话。

    宋词每每在送走这个女人之后会怅然若失。

    往往如此。

     

    这个女人出现有一段时间了,可是直到现在,宋词还没有搞清楚她讲述的意义,被讲述的事件正从一个事件走向一个故事,宋词像一个贪听故事的孩子,希望将故事听下去。有时候,宋词坐在律师事务所的办公桌前,等着那个突然造访的女人;有时候,她甚至会对秘书问一句:河边柳今天来找我没?

    那个女人自称小柳,还说,我姓河边柳的柳。

    难道还有这样表述的?宋词当时正接一个电话,她示意河边柳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下,但河边柳径直走到宋词的对面,稳稳地坐到一张椅子上,真像突然栽到岸边的柳树,坚定不移地戳在那儿了。

    宋词除了在大学里教书之外,还一直做着律师。“当律师的人就是每天在一堆喊痛的人里摇旗呐喊的那个。”宋词总是这样说。

    宋词把杯子里的最后一滴牛奶喝完,胡乱收拾了碗筷,以最快的速度换衣服背包穿鞋子。在早上七点钟,她必须准时出门,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

    宋词要经过一片绿地,过吉祥街早市,途经法官公寓正门,绕过喷水池,到雕塑公园门前的班车站点,她在那里等班车到学校去上课。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所需时间二十分钟。

    那天,喷水池用来向上喷水的巨大兽头不见了,只有一只粗壮的兽身立在水池中央,远远看过去,像是被砍断了头的脖颈向天空愤怒地喷射着透明的血液。

    宋词经过吉祥街早市这个路段时,一般会贴着马路右侧往前走。右侧是一排被围栏挡住的三层连排别墅,很长,要花掉宋词七分钟,好在那些围栏上爬满了各种颜色的牵牛花,牵牛花后面的园子里还有各种长势喜人的蔬菜。有一家的围栏上爬着一丛妃子红蔷薇,花朵开不败似的,开成了一面花墙。

    宋词经过那一排别墅区的时候,妃子红蔷薇的女主人正站在高于路面半米的自家园子里跟几个穿着工装的民工说话,宋词听到那个还穿着睡衣睡裤头发蓬乱的女人说:“到秋头子,我把这些花拔了。”接着,那女人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声音高了许多。民工们七嘴八舌应和着。宋词从那女人的口音里立刻听出这女人的来路,转头看了那女人一眼,那女人也正看着宋词。

    一个中年民工在修一家别墅的围栏基座,他在两段断墙之间吊了一根白线,蹲在地上往墙上贴大红色的瓷砖,嘴里叼着的半截香烟一撅又一撅,仿佛在帮着手使劲。另一位老妇人戴着一顶白色凉帽坐在围栏的台阶上看街景,一个中年妇女拉着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童从街对面的小区里匆匆而来,男童一直是小跑的步伐。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