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1月>> 金短篇

杨乃武之死(处女作)

张林华

   

    一

    “嘎吱——”,推开木窗时似乎并没十分用力,声音却格外地响,反把还来不及缩回手的阿昌自己给吓了一跳。

    这是江南水乡一幢普通的两开间小木楼,坐西朝东。贴河边石砌的堤岸边,立着几根木柱,撑起了几根横梁,也就撑起了这两层的小楼房。这也使屋子与小河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过道,又与隔壁人家打通,通常是一个拱形墙洞,使得家家门前的过道连在一起,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通道。这类幢幢相连、门洞相接的楼房,因为横跨着通道的缘故,就便是人们所谓的“骑楼”。骑楼的好处可真不少,最明显的是,人在骑楼通道里行走串门,太阳晒不着雨也淋不着。

    阿昌的房间,或者确切地说,是他楼上房间里的床,就架在这骑楼的上边。

     

    多少年了,阿昌枕河而居,习惯了这河道与河两岸发生着的一切。河道并不宽,两岸相距不过十来米,驶不进机械船,总是只有水乡特有的小木船,才不仅能够舒畅地通过,而且能够顺利交会。小木船是吃水不深,船头稍稍翘起的那种,艄公坐在船尾,双手合用一把桨,一下一下用力,木桨一前一后移动,在水面上下翻飞,推着船儿前行。“噗滋、噗滋”的声音清幽且有规律,在静静的河面上荡漾开去。阿昌听了一辈子这种划船的声音,似乎总也没听够。

    不过,今天的阿昌可顾不得去听船声,因为有大事要他权衡处理呢。春节前几天,村主任戴月强亲自跑来阿昌家里告诉他,村里准备在元宵节举办晚会,其中的重头戏是恢复上演皮影戏,希望阿昌鼎力相助。这给了阿昌莫大的惊喜,他几乎没加思索,就爽声叫好,并且毫不犹豫地答应全力帮忙。本来嘛,村主任特地上门,郑重其事地请他帮忙就不是小事,更重要的是,村里终于想到要恢复皮影戏这一传统文化民俗了,这令阿昌着实地开心了一阵子。要知道,皮影戏是田家村多少代传袭的老习俗了。想当年皮影戏兴盛时,逢年过节、祈福拜神、嫁娶宴客、添丁祝寿,哪样能少得了搭台唱戏助兴?但凡是整本戏,都要通宵达旦地连演十天半月不止,一个庙会还可出现几个戏班搭台对擂唱戏的情况,实在热闹非凡。而阿昌更算是这村里人所公认的皮影戏传人了,不仅擅表演,唱念做打都在行,而且连带制作,从选皮制皮,到画稿镂刻,再到发汗熨平、缀结合成等,几个基本步骤,均能上手。方圆几十里稍有点年岁的人,无不知晓阿昌那皮影戏的名声。

    可惜的是,阿昌的好心情只维持了没多久,就因渐渐冷静下来而开始有些后悔。时间如此紧且不说,关键是,可以上场的演员在哪里呢?皮影戏虽说是这村里的文化传统,当年也曾演过类似《哪吒闹海》《挥泪斩马谡》这样的古装戏,还演过像《白毛女》《打虎上山》这样的整本现代戏。可是,这些年越来越被冷落,年轻人都惦着看电视剧,或忙活电脑游戏,再无人看皮影戏,以至于几年前就停演了。阿昌现在还清晰记得几年前皮影戏最后的演出时,台下观众竟然比演员还少的尴尬情形。这几年,当年一块儿玩戏的几个演员伙计老的老,走的走,才真正是完全失传了。就算他这个当年的台柱子,一晃也已年过七十,他知道,自己已年老体弱,再也上不了台了。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