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作家走廊

短篇小说的诗意建构——“《作家》短篇小说论坛·2016”发言录

主持人:宗仁发

   

    时间:2016年10月30日

    劳马 董立勃 黄梵 张生 朱文颖 徐则臣 张楚

    宗仁发:说起来,我们这个论坛最早是在2013年创办的。第一届是由《作家》杂志社、江苏作协、《当代作家评论》杂志社三家在江苏宜兴合办。在那次论坛上,格非、苏童、刘庆邦、叶弥都参加了,还有几个评论家,一共十几个人。当时也没说下届怎么办,但就是那次论坛上产生一个想法:我们能不能设一个奖?因为《作家》这么多年一直在推短篇小说。所以回来就开始张罗这件事,到2014年准备得差不多了,2015年首届“金短篇”奖就开始评了。这次是第二届,也要争取一年评一次。在评奖的同时举办论坛。去年六月我们办了一次论坛,主题是“短篇小说的现状和问题”。从宜兴算的话,论坛是第三届;从《作家》单独主办的角度来说,算第二届。我们计划明年还要办第三届。

    考虑办这个论坛,设这个奖,主要是针对短篇小说的现状——我们觉得还是有些让人忧心的地方。大家不难想象九十年代的情形。我们曾在《作家》杂志1999年的第一期上做过一个专辑。那个时候杂志还比较薄,我们在那一期上发了大概七个短篇。我印象中是有莫言的,苏童的,格非的,池莉的,洪峰的,潘军的,还有残雪的。现在我们不可能再看到这样的阵容了:短篇、一线作家,集中在一本刊物上。那时我们张罗这样一期稿子好像也没觉得费多大劲。九十年代很多刊物上,包括当年的“小说家擂台赛”栏目上,都是非常重量级的作家在写短篇小说。当时敬泽看了我们这期就说,你这是豪华阵容。我想他这话还可以有第二种理解就是,这个豪华阵容可能也就是“最后的辉煌”了。当年毕飞宇在《作家》发小说,都是两篇两篇地发;苏童写信说我要霸占你们的版面。这就是那个年代短篇的状况。当然,可能那个时候大家精力也旺盛。这样一批作家,如今的短篇小说创作量很小。刘庆邦算是保持得比较好的,其他作家可能一年也就看到两三篇。更年轻的作家,短篇创作的成熟度又不像这批作家年轻的时候那么高,所以还存在断档的问题。

    在这样的境况下,我们作为一家文学期刊,愈发强烈地希望能为短篇的经营做一点事情。我们的核心主打栏目就是短篇小说。所以2000年开始我们在短篇小说前边加了一个“金”字,表明我们对它的期待更高、更厚重了。问题是,即使是在国外,一个作家靠写短篇小说也是很难生存的。在美国,很早以前《纽约客》给短篇小说的稿费标准是一千字1500美金。我们现在的稿费也就是几百块钱,这还是涨了以后的。《收获》和《上海文学》明年可能又要牵头涨稿费,预计也就涨到千字千元;或者只是个别刊物的头条能到这个标准,如《长江文艺》。总之还是很低。靠写短篇小说不能生存,使得作家同时要写些别的东西,比如时尚类的。一个作家在出版社出版短篇小说集的时候可能也要配上一个捆绑的合同,比如你要给我写一部长篇小说。国外的短篇小说也是面临这样一个处境。当然还有影视改编的诱惑,给的钱更多,也会分散我们短篇小说创作的注意力。因此我们就把这个奖设起来,把论坛办起来,也是有意推动一下短篇小说的创作。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