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我说我在

照见之静美——《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五

李森

        照见(Vyaavalokayati),假设了一个“向下看”的主体,是神居高临下的“看”。

    根据比尔·波特考察,“照见”一词在梵文里的确有此语义。他说:“ava-lok为动词‘向下看’之意。此处vya-为前缀,表强调,-yati为动词第三人称单数后缀,所以,Vya-avaloka-yati的字面意思就是‘专注地向下看’。这个姿势大概是观自在菩萨的招牌动作。而且,向下看又让人联想起须弥山顶的天神——佛陀升入忉利天为母说法之时,那位摩耶夫人转生的知足天天神也是这个姿势吧。”①比尔·波特所言,暗含着观自在即是圣母的猜想,因为佛母去世后,到达了欲界六天的第四层天知足天(又译兜率天,弥勒道场),成为天神。不过,佛法并不以立神为目的,相反,作为“整体”本质之神的塑造,是佛法所最警惕且扬弃的。佛经中的这一思想至关重要。正是在这一点上,佛法和佛教有了分野。

    佛法是人间法。佛法的伟大之处,正在于它是人的佛法,而非神的佛法。佛法的立足点是人的感觉和感知系统,而非知识工具驱使的逻辑概念系统。佛法之所以伟大,恰恰在于它的非本质、非本体之语言框架,甚至是反语言框架的。

    因此,照见,不是照见一个对象,而是自我照见。从字面看,即是“观自在”,从蕴的迁流漂移言之,则是“观-自-在”。此照见并非主观对客观的反映,而是主客合一的自在显明——自性开显。或许可解为“观-自-现”。

    万物在心灵结构中的显露,即是心灵结构的呈现。这就是说,心灵结构的时空(“观-世-音、观-自-在、观-自-现”),是蕴的时空,是蕴的在-场或暂住。在此,蕴与照见,是同构的,蕴即照见,照见即蕴。

    般若之显明,亦是蕴和照见之显明。“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智慧渡(度)到彼岸,实际上是蕴(照见)的漂移。

    渡(度)即“照见”(蕴)的漂移。

    事实上,所谓彼岸者,只是一个假设,并非真的有彼岸可以到达。

    彼岸,就在度(渡)的地方,在此岸,在出发点。

    窃以为,就“照见”的深意而言,它并非自上而下,也非自下而上,而是原点平视;照见,并非从此-在看出去(看对方),也不是从彼-在看过来(被看);照见,是自观、自省、自证的看,是在原身的自-度(渡)。

    当然,若是从佛教普通信众的角度理解,“照见”就是神的眼光看着、呵护着包括人在内的世间万象。神从来不会以平视的眼光看人,这是因为人塑造的神之高度,无限地高于人。

    佛法没有假设神(超人)的光芒去照见人间,将人视为盲目的蝼蚁。佛法是人之法,而非神之法。佛法甚至在警惕佛法作为虚拟主体的过分强大而损害觉者。所以,佛法是在佛法与非佛法之间漂移之法,而非知识或概念体系。

    佛法与佛教之不同,亦表现在对“照见”理解的不同。

    照见,即到达。你可以说是光-明的到达,亦可以说是视觉感知的到达,更或是诗意的到达。我的《屋宇》组诗中,有一阕《到达》吟诵:

    我终于到达秋天。我无话可说。

    现在,梨树决定,要让所有的梨落下了。

    接着,梨树又决定,让所有的叶子落下。

    我等着一个决定,一个回音——

    从南方到北方,夏天落幕的轰响。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