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金短篇

我们在深夜里长谈

曹军庆

        这段时间,隔三岔五地欧阳劲松就会在凌晨一两点钟打来电话。他晚上睡不好,长期失眠,深夜里的电话铃声如同某种不祥的灵异事件,令人毛骨悚然。为了不影响到陈修身,我把手机调到振动状态,搁在我的枕头下面。尽管手机的振动极其微弱,无论我睡得多么沉实,只要欧阳劲松来电了,我就会即刻醒来。我捂着手机,支支吾吾地讲话。如果他讲的时间比较长一点,我就会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客厅或洗手间里跟他聊。陈修身也知道我接听的是欧阳劲松的电话,以前我们做爱的时间相当有规律,要么是上床入睡之前,要么是早晨醒来之后。现在他居然调整到深更半夜,正睡到半梦半醒间,他突然侧过来扒拉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很容易跟欧阳劲松的来电时间撞车。陈修身正和我做着时,手机恰好在枕头下面振动起来。这种时候真令人沮丧,即使我从枕头下面抽出了手机,也羞于启齿。陈修身没有停的意思,我把手机扔在一边。它不再振动,我以为欧阳劲松不会再打了。但是我错了,它又开始振动。它振动的光线和动静因为夜深人静显然被放大了,我们的情绪一同被破坏掉了。我意识到了陈修身的愤怒,所以我不得不哀求他暂时停下来,等一会儿我们再接着做,我向他保证不会影响到什么,隔会儿再做一定能做得更好。陈修身反过来哀求我,他说稍等等,一会儿就行,等一会儿你可以给欧阳劲松回拨过去。我坚持说不行,我必须接听他的电话。陈修身是一个有涵养的人,哪怕在这种事情上他也保持着隐忍,于是他叹了一口气,从我身上下来。

    有几次,陈修身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你和欧阳劲松上过床没有?”

    我正在收拾餐桌上的盘子。“没有。”我说,“欧阳劲松是个君子。”

    “你说没有就可以了。”陈修身相当厌倦,语调里充满了嘲讽,“你完全没必要告诉我他是个君子。”

    “可他就是个君子。”

    “问题是这世上还有正人君子吗?”

    “我不知道别人,我只知道欧阳劲松。”

    争执的结果只能不欢而散。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他从我这儿得到了非常确切的回答,那就是我没有给他戴上绿帽子。但是他仍然要求和我分房而睡,他很大度地对我说:“你可以自由地接听那些深夜里的来电。”

    我们家是所大房子,可以一个人住一间房。当然我们并没有终止夫妻间的性生活,该过的时候还是要过,我们只是不在一张床上过夜。我理解陈修身的善意,单独有一间房和一张床,我就可以在深夜里的任何一个时间节点上和欧阳劲松通话。

    “你还在吗?”欧阳劲松总是这样开头,一开口就这样问。

    “还在。”我说,我尽可能把声音压得小一点。

    “我可能影响到了你,可是我没办法,我没有别人可以说话,这种时间我不能给别人打电话。”

    “我可以的,没问题。”我这么说就像是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

    欧阳劲松的声音很疲惫。他的面容从黑暗里浮现出来,从我手机里那些细碎的组件中浮现出来。他的面容和他的声音在这个时刻极不相称,他的声音里面没有骨头,没有血肉,就像一个将死之人——破败的皮肤就挂在树枝上。可是他鲜活的面容依然那么干练、俊朗,他坐在主席台上的样子不怒自威。这很奇怪,每当我在深夜里听到他鬼魂似的声音,就会想起他白天里的英武形象。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