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金短篇

胶皮大车

李延青

   

    李老增一进自家场院,便对车把式老邢说,套上车,趁凉快咱去龙王庙土坯坑拉车土。

    李老增家的场院在村南,隔着路就是他们家的庄稼地,去年冬天他已请阴阳先生看过,筹划着在场院对面再抬一座院落。

    此时,太阳正向西山上空那抹灰黑色云层坠去,北坡垴上的炮楼突兀地矗立在余晖中。没有一丝风,树立在炮楼顶上的膏药旗在燠热的空气里仿佛丧幡一动不动低垂着。老邢光着脊梁正坐在柳树下的石槽上抽烟,听了东家的话顿时把脸耷拉下来:拉土并不急在这一时!今儿午后,他先去坡脚割回来一担马耳朵草,一把一把铡成细细的草料;接着又到牲口棚起圈、垫土,这会儿气儿还没喘匀实。人大凡有点能耐就难免拿大,脾气见长。老邢是左近有名的车把式,出了名的自尊倔强,但他赶车技术好,更爱惜牲口,赶了一辈子车从没让东家挑过不是,李老增正是相中了这一点,半月前私下找到他,许下每月两块大洋的工价,硬是从殷村把他撬过来。

     

    “端人饭碗,看人脸色”,扛了一辈子长活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心里不痛快,老邢还是收起烟袋荷包,穿好上衣,麻利地拉出大车,理好绳套,把马从牲口棚牵出来。这是一匹英俊高大的年轻骒马,比当地寻常骡马能高出两头,一到院里就抖擞着水泽油光的紫黑色皮毛,“噗噗”喷着响鼻,修长矫健的蹄腿在地上不停踏来踏去。老邢举手亲昵地抚摸它脸颊,他的头才及到这马胸口。

    这是个约六七亩大小的农家场院,东边是牲口圈、大车棚;北面一溜土坯房是长短工住处和存放农具杂物的库房;西边的空地是麦场,堆着刚从旱地里撇回来的玉茭棒子;麦场东边的房前有棵大柳树,树下有口水井,旁边支着饮牲口的石槽;西、南两面用土坯围墙圈着,两扇半旧的白茬木门开在南墙正中央。

    “老邢 ,”李老增仿佛没看到老邢的脸色,冷不丁问道,“你信命不?”

    “命……信呀。”老邢疑惑地看着东家,东家正笑眯眯瞅着年轻的骒马,那神情就像在瞧自家孩子。

    “这事,不信还真不行。”李老增转过脸,郑重其事对老邢感叹,“老话说得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些物件,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到头来还得丢了。”

    “嗯……就是,就是。”话外听音,老邢终于明白,东家还是在说这头牲口。

    马的情绪平稳下来,老邢吆喝着开始套车。李老增跑前跑后给车厢装好荆笆,拿了镢头、铁锨坐到车帮上,老邢跳上车辕一甩红缨长鞭,马车驶出场院,拐上村西那条南北大道。这是一挂新车——车杆、车帮、车底全是清一色槐木;半尺来厚的胶皮车轮在闷热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特别气味。到底身大力不亏,马车行走在布满干泥车辙的土道上,就像踩在棉被上,轻快地几乎感觉不到颠簸。此时正是收工时分,李老增端着袋烟不时和从地里回来或村边的乡亲打招呼。

    “顺子,我昨儿个看了,你那块玉茭今年保准能收三石!”

    “嘿嘿,增叔,还不是多亏了那遍水!”麦收后天旱,顺子借过李老增家水车浇地。

    一个麻秆样的女人手里拿着个破葫芦瓢站在傍路的猪圈墙上,李老增戏谑道:“四嫂, 还喂呀,它可比你肥多了。”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