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金短篇

紫气东来

马爱茹

   

    1

    遇到如此晦气的年头,林波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其实,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光他一人,全单位的同仁几乎都活得如惊弓之鸟般惶恐不安。

    一切都是从两个单位合并在一起十年又“劈开”开始的,就像劈开一根木头,简单粗暴到毫不留情。

    耍谁玩呢?这是小孩过家家呀?隆重的“散伙”大会一结束,林波走进办公室顺手把钥匙摔在办公桌上。

    你吓死我了!因为相处在一个部门一直还算愉快,王含娇嗔地喊了起来。

    真是默默无语……两眼泪啊!林波盯视着对面墙憋屈地说。

     

    王含深知林波的苦衷。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对于林波来讲,一直干得不算轻松。一参加工作就是单位“一把”的司机,为了让“一把”对他负点责任,林波简直是把领导当爹来伺候,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把”爱好广泛,起初是喜欢钓鱼,林波就没有休息日地陪伴左右,如果只是陪着应付了事,也不算什么,毕竟这是培养情感的最好方式,别人想接触领导还没有这个机遇呢!问题是陪着陪着自己钓鱼的兴趣也不经意地培养了起来。“一把”又欣喜又有成就感地说,“人吧,就得想法活得滋润点儿!”林波豁上了一个月的工资,把钓鱼用具配备齐全,然后也像模像样地乐享其中。

    对于怎么样把领导伺候好这件事,林波除了天生就有这样的机灵劲儿,当然不乏功不可没的现实栽培。当兵的时候,晚上一见班长脱袜子,他就跑过去抢到手说:“我正好也要洗,一起洗,一起洗!”搞得班长一直对他照顾有加不说,还换来其他兵蛋子开始时不时地巴结起他来。于是“只要付出就会得到回报”便成了林波的生存信条。也算没白鞍前马后地侍候“一把”七八年,临退休时,“一把”问林波有什么要求,林波回家跟老婆曲少美商量,曲少美揶揄地说:“假如下位‘一把’要是喜欢打网球,你是不是就是个陪练?”

    林波苦笑了一下,老婆真不愧出生在小知识分子家庭,看问题透彻到一针见血。“怎么的?便宜你还嫌占得不够呀?”

    曲少美知道丈夫说的“便宜”是什么意思,基本上“一把”收的礼品都有他家一份,有时“一把”突然心血来潮,连看一眼礼品的兴致都没有,扔下一句“你都拿着吧”扬长而去!

    “行了,臭鱼烂虾的还好意思提啊?”曲少美带着轻蔑的姿态,夸张地用手在鼻子前扇来扇去。

    林波一听到“臭鱼烂虾”四个字浑身立刻起满了鸡皮疙瘩,最初“一把”把亲自钓上来的鱼送给他,心里那个乐呀,起码满载而归地走进家门,老婆布满怨气的面孔会瞬时雨过天晴。可谁家也不能天天吃鱼,况且钓上来的鱼都有一股十足的土腥味,当冰箱被鱼占得满满当当,而且一提起鱼,一家人都想吐时,曲少美警告他:“如果你再往家里拿鱼,我就把你和鱼一起炖了!”有多少次呀,林波坐在夕阳下的马路牙子上看着后备厢发呆。给谁呢?该给的都给过了,绝对不能接二连三地送,再送下去,原本的感激之情就会发酵变味,再对他的人格产生质疑那自己的脑袋真是被飞机膀刮了。要不就送给那几个平时自己都不咋待见的人吧?嘁,送他?没有这种可能,就是扔进垃圾箱都不会让这帮孙子沾上丁点腥味。好在林波有宿命的一面,最后经过思前想后,开上车直奔蓝山湖阿弥陀佛——放生!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