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金短篇

紫气东来

马爱茹

    “你文化不高,以你的条件,你就让他想办法给你安排到办公室吧!”曲少美始终对老公没啥文化这件事耿耿于怀,毕竟自己还是有些小情小绪的,唐诗宋词背不上溜儿,但是名言警句什么的偶尔蹦出一星半个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办公室?人满为患的办公室,差不多没啥业务能力的人都在办公室堆着呢!况且年龄上你追我赶的,啥时候轮到自己有出头之日呀?“不行,不可能,没前途!”

    “损样!还前途?你以为摆弄过‘一把’的方向盘就比别人有资历呀?那就去别的部门分管后勤工作!”

    这还是不错的选择!毕竟搞专业的几个部门无所事事的人不多,只要勤快点儿,遇事跑前跑后的周到些,这帮人还是有感恩心和悲悯心的。“就这么定了,研发部处长姜治成前两天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就曾跟我流露过,意思是只要我到研发部,将来管行政的副处长一职有我林波的没别人的。”林波的情绪立刻高涨了起来。

    到了研发部以后,林波活得却没有想象的那么滋润,基本上打杂跑腿学舌的事全包了,搞专业的可以上报个“课题”在家潜心研发,他没有特殊情况就得守在办公室翻翻报纸发发呆,或者是到别的部门随帮唱影的凑凑趣。

    王含呢,也不比林波强多少,通知开个会了,到上级部门取个材料了,反正都是做一些不起眼的敲锣打鼓的工作。

    “真无聊啊!”王含经常在办公室说些闲言碎语。

    “唉,咱们这命啊,就是一个听差!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林波有些悲哀地拖着长音说着最后这句话。

    “这我可不同意,说实在的,我就是没上过大学,否则的话,没准儿得诺贝尔奖也说不定呢!”

    “就是。”林波附和道。心里却想,就你那两把刷子?林波太了解王含几斤几两了,但是因为在单位差不多属于同病相怜那伙的,所以基本上在内心签订了“平等条约”,只要你不骑在我脖子上,也乐得相安无事,因为王含这个女人天生属于挑拨离间那种人,而且“伶牙俐齿”到即使是自己错了,也能楼上楼下说得让大家有认同感的程度,所以林波还是以俩好轧一好这种方式相处。

    可王含的生活状态,其实远没有她打扮得那么光鲜。因为老公刘海没有正经工作,一直靠朋友关系干这干那的。刘海的饭碗端得苦逼不说,还混上一身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毛病,尤其一喝上酒,这浑身就像打了鸡血,长枪短炮的整个一个黑社会形象。

    “一喝上酒,你就举炸药包是不是?”王含总是在躺到床上以后发泄她对刘海的不满。

    “玩呗!谁不会玩轮子啊?”刘海坦胸露腹地喷着酒气。

    王含闭上眼睛不咸不淡地说:“反正你别想跟我和女儿玩轮子!跟你家任何人玩我都不反对。”

    刘海知道王含嘴上的“任何人”其实就指他母亲一个人,自从父亲去世以后,

    婆媳两个总因为生活琐事发生磨擦,他总是真一半假一半地哄着她们面上过得去地那种平安无事合家欢。“你再说一遍?反了你了?”刘海把一只脚扎到床上,插着腰说。

    王含扑哧一下笑了,扯起被子一角把脸蒙上。结婚差不多快二十年了,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刘海内心始终都挺在乎她的。“就这点儿能耐!”

    “你就说这辈子美不美吧?”刘海俯身坏笑着说。

PAGE 2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