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2月>> 长篇小说

千古八荒

杨廷玉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

           ——梁启超《少年中国说》

    第一章

    1

    无从知晓远古何年何月,一条源出大兴安岭北麓伊勒呼里山,古称难水,明代称脑温江,清初称诺尼江的清澈之流,穿峡出谷,汪洋恣肆,中经洪积台地,坡陡湍急,在长达1300千米的漫漶旅途中,急慌慌收拢甘河、讷漠尔河、诺敏河、绰尔河、洮儿河、蛟流河大小支流,滥漾出几处湖泊、沼泽之后,前途似已明朗,不再忸怩彷徨,心悦诚服地注入波澜壮阔的松花江,完成一次温柔朝拜。只是这条澎湃之水另一条支流,仿佛倔强的子孙,不甘心父辈就这样被王者收伏,竟在洮儿河、蛟流河两河流经处,离经叛道,又逆溯出一条长达八百里的撇河,自成水系,盘踞一方。


    这条旁逸斜出的河床凹凸不平,数不清的大小顽石遍布其中,竟无风也有细浪,有风浪起千层,堆堆叠叠,涛声震耳,因之又名白浪河。地处蒙东要冲的关东逝城,就位于这条桀骜不驯的白浪河之滨,与东北——西南走向的大兴安岭遥遥相望。大清光绪三十年,逝城升府设治,隶属盛京将军管辖。大清光绪三十三年,盛京将军裁撤,设置行省,逝城改隶奉天治下,成为蒙东、吉西北重镇和黑龙江、奉天两省商品集散之地。大清宣统元年,农历己酉鸡年,公元1909年晚秋,曾在白浪河北岸风生水起的杨府孺子学堂,不知因何缘故,竟另起炉灶,改成烟鬼、嫖客吸毒、狎妓的花烟馆。乱世生乱象,学堂变青楼。这个在东北近代史上鲜为人知的芥豆事件,竟在逝城地面引发长时间街谈巷议。人们私下断言,年近八旬的杨府孺子学堂创始人、大名鼎鼎的珠宝商杨人鼎,倘若现在就与世长辞,那个噩梦般的午后,连同惨淡斜阳,笃定刻进他的记忆带入坟墓。

    天象似乎早已示警,瑟瑟秋风过早被寒意裹挟,将逝城满街白杨、黄榆、绿柳和与这座古城同龄的槐树叶片,吹黄吹落,纷纷扬扬,洒落在一条条青砖街路和一幢幢海青房的屋脊上。被葳蕤柳条冲和茂密芦苇丛遮掩的白浪河,沿着逝城北郊奔腾咆哮,与逝城街面蓦然响起的踏踏马蹄声遥相呼应,发出令人不安的鼓噪、喧嚣。近百名逝城府衙捕快,黑衣黑裤,头戴青色暖帽,足蹬皂面快靴,手持寒光闪闪刀剑,纵马冲出衙门口,直奔东街杨府,很快将杨府掌门人杨人鼎和孺子学堂谢姓教习一并缉拿。同时被带走的还有谢姓教习妻侄,一位名叫陶易的国语塾师。颐指气使高坐府衙大堂的新任知府,竟是当年逝城县衙主簿霍秉仁。其先祖是满族正白旗包衣奴才,这厮熟稔钻营之道,竟在逝城升府设治第四年,成为炙手可热的续任知府。仕途得意的他,一身从五品官服,前后补子织绣白鹇图案,脖子上挂着香木朝珠,上衔水晶的冠顶配饰着晶莹的蓝宝石。油光光猪腰子脸,略略凸起的颧骨透着两抹殷红血色,一双骨碌碌转动的老鼠眼,隐隐透着贪婪和狡黠。

    身着绛紫长袍,黑色马褂,头戴瓜皮便帽,颏下飘着三绺银须,颈项后耷拉着状如枯藤小辫儿的杨人鼎,声音虽有些嘶哑但却异常强硬:“请问霍大人,老夫究竟触犯大清哪条王法?光天化日之下为何肆意捕人?”霍秉仁冷笑不答,抓起案头一本花名册,倏地抛在杨人鼎脚下。杨人鼎俯身拾起,凝睛看去,只见题头一行楷书小字:公车上书举人名单。霍秉仁倒背两只手,从摆放着貔貅、麒麟、官印、

PAGE 1 OF 7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