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月>> 金短篇

推杯换盏

晓苏

   

    1

    下雪的那天早晨,我睡到八点多才从床上爬起来。打从毛英跟王羊跑了以后,我每天都叉着胯子睡懒觉,再也没起过早床。老婆都跟别人跑 了,我还起那么早搞啥?再说,搞啥都没的意思。

    那场雪,真他妈下得大。我起床后推窗一看,满眼都是白花花的。地上的雪已堆了尺把厚,像铺了一床棉絮。我心里想,肯定是哪个狗日的给老天爷戴了一顶绿帽子,把老天爷气疯了。老天爷一气之下就把他床上的棉絮给扔 了,一家伙扔到了我们油菜坡。

    气温降得厉害,少说也到了零下三度。我本来想出门屙泡尿的,可我刚把脑壳伸到门外,马上又缩进来了。

    外面冷得要命,还刮着风。风如饿狗一般吼着,好像要扑上来啃老子的脸。我赶紧关了门,然后把尿屙在了一个木盆里。这个木盆是用来洗脚的,但我好久都没用它了。回想起来,我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洗过脚了。毛英在家时,我天天都洗脚。她跟王羊跑了以后,我就懒得每天洗了。我想,晚上睡觉时脚头连个女人都没有,脚还有个 的洗头!

    屋里也冷得要命,手脚都冻麻了。我赶忙从厨房抱来一些劈柴块子,把火房里的火炉烧燃了。火炉烧燃后,火房里的温度一下子就升了起来。我搬来一把椅子,紧挨着火炉坐下,将双手伸到火炉上烤,像烤两只茄子。烤了―会儿,我浑身上下都不冷了。我觉得火炉真是个好东西,比老婆要好 得多。它不光让我感到暖和,还不用担心它跟别的男人跑了。

    毛英是阴历八月十六那天跟王羊跑的。这个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头一天是中秋节,王羊的老屋正好在那天夜里失了火,连床和被窝都烧光 了。失火的第二天,毛英就不见了影子。我想她肯定是跟王羊跑了。开始,我还以为他们去了宜昌的九女沟。九女沟有个磷矿,王羊过去常年带一班人在那里挖磷。我前两年也去九女沟挖过磷,毛英还在那里煮了一年饭。毛英跑了以后,我立即赶往九女沟去找她,但没找到。后来,我才听说她跟王羊去了河南的平顶山。平顶山有很多煤矿,王羊从前曾去那里挖过煤。我本来还想追到平顶山去找毛英的,但路途太远,加上手头缺钱,所以就没能成行。

    那天,我一直都待在火房里偎着火炉烤火,连厨房都没去。火房的墙脚下堆着一些红薯,我的早饭和中饭都是烤红薯吃的。红薯放到火炉上一烤,香得不得了,我每一顿都吃 好几个。不过,红薯烤了虽说好吃,但吃多了胃受不了。下午四点钟,我的胃就开始折腾起来。它先是胀气,接着就往上反酸水,害得我不住地打嗝,还吐了好几次。我的胃本来就不好,到了五点钟,它居然疼起来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不得已去了厨房。

    进到厨房后,我打算用白菜煮一碗面条吃。我喜欢用白菜煮面条,又简便又清淡,吃了又养胃。扫兴的是,厨房里没有白菜,我翻箱倒柜找

    好半天,连一片白菜叶子也没找到。其实,我家的白菜多得很,只是都长在地里。按说我可以现到地里去砍一棵回来,但外面实在太冷了,我想去砍又不想去砍。正犹豫不决,我的胃又猛烈地疼了一下,像针戳的。它这么一疼,我就不再犹豫了。我想,即使冷死,我也要去地里砍一棵白菜回来煮面条吃。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