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月>> 创意写作工作坊

朱淑珍

李刚

   

    朱淑珍48岁从纺织厂食堂内退,今年正好60岁,一晃十二年过去了。

    这么多年,朱淑珍一直待在家里买菜、做饭、操持家务。本来她有做糕点的手艺,只要去考个糕点师的资格证就可以开家蛋糕店,或者找其他工作补贴家用。但她不愿意出去和人打交道,也不会跟人打交道,所以即使退下来经济很紧张,她也不愿意做这些事情,而是为了省几块钱多跑几家超市或菜场买促销产品。

    年轻时候,她留着大波浪的头发,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引得厂里年轻人的注目。当时工资不高,她却愿意花几百块钱去买衣服,主要靠的是父亲的补贴。父亲非常溺爱她,以前做小生意,有些存款。

    现在,她的头发只有一寸长,比她老公何建国的头发都短。他们退休工资不高,和上海大多数退休工人的水平差不多,住在上世纪80年代狭小、拥挤的老公房里。

     

    或许年轻时买好东西的习惯保留了下来,他们仍然舍得花两千块买一个进口的饮水器,花五千块买一套厨具,买冰箱也要买无霜进口的。

    他们把大部分钱都用在吃饭和这些购物上,没有什么积蓄。每天最大的乐趣是打开电视的购物频道,看到心仪、时髦的产品,一边赞叹“现在东西可真高级”,一边想着让女儿何菲帮自己去买。

    刚开始,何菲收到父亲在QQ上发来的购物消息,还颇不耐烦,跟自己老公抱怨两句,说他们怎么这么喜欢买这些昂贵的东西。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随他们去了。谁让他们没有别的爱好呢?

    每当何菲看到公园里跳广场舞或者锻炼身体的大妈们时,就想到自己的父母,他们怎么这么喜欢一天到晚憋在家里?

    朱淑珍给出的理由是,我哪有时间出去呢,说得理直气壮。其实何菲知道这都是借口。表面上朱淑珍一天忙忙碌碌,好像有干不完的事情,其实是她不愿意出去和其他大妈混在一起,不愿意接触生人。

    朱淑珍自己也很困惑,她对老公和女儿说:“我十几岁的时候也是一天到晚往外跑的,像个假小子一样,不知道后来怎么变成这样了。”

    困惑之后,朱淑珍还是像往常一样,忙忙碌碌的,好像一天有干不完的事情。

    她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先去菜场小吃店给女儿、女婿买早点,然后去女儿家。

    女儿家离得很近,穿过一个小区绿化带和十字路口,再走一会儿就到了,十分钟路程。

    在女儿家伺候外孙女西西起床、吃饭之后,由何建国送西西去幼儿园,而她回到自己的家,拖地板,擦桌子,洗衣服,晾衣服。到了中午,一般会热一下昨晚的剩菜,和老公一起吃得干干净净。

    午饭后,朱淑珍觉得头昏糟糟的,喜欢在床上躺半个小时,但一般睡不着,只是闭目养神而已。她侧躺着,老是想着西西在幼儿园里有没有吃饱,有没有吃脏东西,有没有被人欺负,想着想着就又头疼起来。

    这时候,朱淑珍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差不多两点到了。她从床上起来,开始准备晚饭,淘米,洗菜,把各种蔬菜、鱼、肉切好,备好,把晚饭需要的碗筷用大锅蒸好,四点左右开始炒菜,蒸米饭。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