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2月>> 作家走廊

浮光掠影中的古巴

赵 玫

   

    美丽的哈瓦那

    凌晨,从巴西利亚起飞,途径巴拿马城。在浩瀚的晴空下,前往梦寐以求的古巴。飞行中,《美丽的哈瓦那》的旋律始终回环在脑海中。舷窗外,蔚蓝色的大洋,好像昭示着某种神秘的密码。飞机在降落时轻轻晃动,一团团清澈的浓雾,风一般地袭来。紧接着,你便看到了云团下青绿的庄稼,壮丽的海湾,眼前,就是我们儿时梦寐以求的美丽国家吗?

    是的,这就是古巴,这就是哈瓦那;这就是我们曾经歌唱过的那片丰饶的土地。记得那时,我们对这个梦一般的国家怀了很深的感情,但又对这个遥远的国度其实并不真的了解。

    记忆中,记住的,只有红白蓝三色相间的国旗,却从不曾看到那战旗是怎样在大西洋海岸猎猎飘扬的。当然我们也记住了那位勇敢而英俊的卡斯特罗。

     

    尽管那时我们只能在报纸和画报上领略他的风采,但我们还是深深爱上了这位古巴英雄。

    于是,我们很快就学会了那首《美丽的哈瓦那》。几十年过去,竟然依旧不曾忘却优美的歌词和旋律。那歌声,伴随着我们的向往,承载着我们的梦。但这梦,又是那么虚无缥缈。直到,几十年后梦想成真。

    回望1962年

    小时候,我是在天津人民艺术剧院的舞台前,慢慢长大的。因父母从事话剧事业,我得天独厚地,几乎看遍了剧院上演的所有剧目。无论是历史剧、现代剧,还是外国戏剧,我都会乖乖地坐在排演场下,悄然无声地看着叔叔阿姨们在舞台上表演。

    记得那年,我刚刚上小学。放学后,我总是首先来到排演场。在那里,我能一边看排演,一边做作业。那时我始终迷恋于表演,想象着某一天,自己也能站在戏剧的舞台上。

    不记得,那时的剧院在排演什么剧目,却记得正在排演的那出戏突然被叫停。后来知道,剧院将举全力,将一位古巴剧作家的作品《甘蔗田》搬上中国的戏剧舞台。那时我尽管懵懂,却还是感受到了剧场的气氛,在莫名的紧张中,感受着某种炮火硝烟的气息。

    是的,《甘蔗田》,为什么是《甘蔗田》?

    还记得,当年的那位古巴剧作家,是的,阿尔丰索。他每天都会坐在排演场前,与翻译、导演、演员不停地交流着。他看上去很纠结也很愤然的样子,和他一道前来的是他美丽的妻子。他的妻子,是古巴最著名的女演员玛利亚·欧菲莉亚·狄亚斯。她所以和剧作家一道从北京赶来,是因为玛利亚曾经在古巴的舞台表演过《甘蔗田》。于是她来到天津,对中国演员的表演给予指导。而这部不朽的杰作《甘蔗田》,据说也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紧接着,天津人艺开始紧锣密鼓地排演《甘蔗田》。布景背后,已然是一片旖旎的加勒比海的风光。壮丽的大西洋,妖娆的甘蔗田,舞台上的风情,戏剧中的故事,很快就吸引了我们这些坐在舞台下的孩子们。还记得,排演中,很多群众演员的脸上和身上都涂抹上黑色的油彩,扮演当地的土著。演员们学着古巴那种有节奏的舞蹈。他们不停地敲击着鼓点,跳着非洲黑人的舞步。而我们这些孩子,也伴随黑非洲的鼓点旋转了起来,不约而同地融入了叔叔、阿姨那灵动的舞姿中。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