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2月>> 作家走廊

咖喱

温亚军

        那一刻,我无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可现实就摆在那里。

    2016年11月25日下午五点左右,一辆小汽车残酷地夺走了一条小生命——可能还不到五斤重,名叫咖喱的小狗。

    世界这么大,形形色色什么都有,却容不下这么小的一个生灵,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就轻易地结束了它的一生。它是那么弱小,没给这个世界造成一丁点危害,却给我家带来不少快乐,当然也有些许抱怨。可是,它是一条依赖人类才能生存的生命啊,怎么能轻易取消它的生存资格?

    在我生命的过往中,咖喱短暂的出现注定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可是,缘分就这么结束了吗?不该这样啊,如果我对这个世界做错了什么,甚至亵渎了神灵,请惩罚我吧,不要把罪责降临在一个不会说话的小狗身上。它是无辜的,不能替代我接受惩罚。

    可以说,咖喱遇难与我有直接的关系。家人遛咖喱从不出院门,我们小区院子够大,环境也不错,足以遛狗、散步,唯一的不足就是小狗太多。是我自作主张,带着咖喱去外面遛的,这一年多,我几乎转遍了周围几个小区。假若我一个人是不会到别的小区转悠的,总觉得别扭,带着咖喱就不一样了,显得自然从容。不过,我每次都拴着咖喱,因为它太活跃,怕它吓着小孩,或者跑丢。

    其实,咖喱有着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天生的,它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小,对许多物体有恐惧感,比如井盖之类,咖喱都是绕道走,不从上面过。有次我带它出去玩,它无意间踩了一脚井盖,没想到那个井盖错位,啪一声巨响,惊得咖喱赶紧跳开,惊魂未定的它反复看看井盖,又看看我,它吓坏了,我摸着它的头,告诉它没事,不是它的错,它才慢慢缓过神来。在世纪城西南门边上,有家开商店的养着一条大白狗,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遛完咖喱经过那里,大白狗突然冲过来咬住了咖喱的脖子,我猝不及防,慌手慌脚将咖喱抢夺过来抱起,咖喱的脖子已经出血,我生气地对那只大白狗怒斥了几句,怕它扑上来咬我,赶紧牵上咖喱走了。从那以后,只要经过那里,咖喱就会发出惊恐的哀叫。从此,我们不再从那儿走了。不久,在旁边的小区里遇到了那条大白狗,它突然冲着咖喱又来了,我抓起树枝吓唬,它退缩逃走了。后来,又碰见几次,大白狗不再冲着咖喱凶了,我试图接近它,给它说着狗们要友好的话,它似乎听懂了,慢慢地靠近了我。狗是很容易相信人类的动物,我那次竟然摸了它的头。但是咖喱心里的阴影还在,不敢与它接近。

    别看咖喱个头小,劲儿却很大,小时候过马路时有点不管不顾,每次都是我拽着绳子不松手,这样也可能给咖喱造成有人照顾的错觉,它对汽车缺乏足够的畏惧感,这是导致惨剧发生的根源……

    妻子颤抖着说,咖喱被汽车撞飞后,双眼崩裂,眼珠脱离了眼眶,脸部已不成形,可它还能爬动,给这个可怕的世界留下了一条血肉模糊的痕迹。一个天生不会说话的弱小生灵,它本能的疼痛叫声,一声一声凄厉地在向这个世界哀鸣,可这个世界,无动于衷。但那声声嘶叫越来越弱,却能穿透人的心肺……

    谁能记住那个绝尘而去的小汽车模样,或许那个逃逸的开车人,庆幸自己将车飞快地开走没惹上麻烦。可是,你结束了一条孤立无助的小生命,你肯定是无意的,可这个事实是没法逃避的,尽管你逃过了惨不忍睹的一幕,但愿你的灵魂也能够逃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能使咖喱重生吗!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