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2月>> 诗人空间

写诗燃灯,读诗取暖——谭广超《圈地运动》序

叶延滨

        “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编委会通过投票,同意谭广超的诗集《圈地运动》入选本年度的丛书,也是本年度丛书唯一的一本入选诗集。这个编委会,是个很认真的编委会,每次评审的过程,都让我感动。认真得较真的编委们会对一些作品展开激烈的争论,这部《圈地运动》也经历了一次各抒己见,甚至针锋相对地对一些作品发表各自不同的意见。这种争论,在许多称为“研讨会”的发言中,几乎绝迹。现在的研讨会成了一种表扬和自我表扬的表彰会,对作者有鼓舞作用,然而却没有研讨的那种学术空气。“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多年坚持这种编委审议制度,最好的证明就是在这里出版了第一本著作集的青年作家,“成活率”极高,大多成为文坛的中坚。在这种严苛的审议规则面前,谭广超的《圈地运动》成为本年度唯一的入选诗集,值得祝贺。

    谭广超笔名尘轩,是近年活跃在诗坛的优秀青年诗人,他1988年出生于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一个偏僻的名叫东范家的小村,农民家庭,家境并不富裕,求学读书的努力让他读完大学。学习绘画和雕塑,让他与诗结缘。大学毕业后,他在长春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工作,后转至《诗选刊》下半月刊编辑部上班,逐渐成长为该刊首席编辑。在这期间,他曾到北京上苑艺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向“我”靠近(2013年8月)。也曾在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美术馆举办个人诗画作品展——画·语(2014年4月)。这个不长的简历,有三个重要的影响其诗歌创作的要素:一、从农村进入城市的“知识改变命运”的一代;二、经过专业的美术和雕塑的艺术学习;三、有编辑当代诗歌刊物的编辑经历。这三个重要的支点,有助于我们能够进入和理解他的诗歌。

    像所有的当代城市移民,“乡愁”成为一代人的精神情怀。我们都是凡人,肉身的现实需要,让人们趋向城市拥有的现代文明和丰富物质生活。与之同时,托起城市文明的冷冰冰的契约关系,让回望弥漫亲情的故乡成为这代人精神的乌托邦。来到长春求学的谭广超,很少有时间回到故乡去,那种乡土情结就从内心生发出来。因为思念家乡,最早的写作冲动是写一些贴近乡土的诗,《东范家的夏天》《东范家的秋夜》《故乡的风》《星空》《我的瘦弱与故乡雷同》,等等,这一本诗集中,关于故乡的诗意元素很多。故乡入诗,不单单是在写一个人的乡愁,他是在诗中寻找那种归宿感,这种归宿感,让我们想到,雷平阳之于云南昭通,江非之于山东平墩湖,黑枣之于东山村,这些诗人对于故乡的爱是深刻的,甚至是疼痛的,其背后是一个时代的影子——城市化进程,一代人背离乡村的“断臂之痛”与进入城市的“稼接之苦”,羽化为诗篇中的故乡挽歌——不能回首,无法抵达,只能在诗歌中无限地接近。

    经过专业的绘画、雕塑方面的学习对谭广超的诗歌写作帮助巨大。现代主义精神在绘画界更深刻的变革,让谭广超对现代艺术有独到的领会,这种不同艺术间的生命辐射,使谭广超的诗歌作品慢慢变得成熟。《火车》这组诗,诗人注重对于诗歌形式的创新与探索,例如说每节诗用火车车厢编号的形式表现,串联起来便趋近于一列实体的火车,单拿出来每首诗又都有自己的空间。看似是在写火车,实际上是在写一个微缩的社会,将奔跑的火车视为缩小的移民史,力求和他人笔下的火车不同,让它更加地饱满,有血有肉。另一组发表于《中国诗歌》的《坐在草上望故乡》组诗,诗人从细微处入手,关注作为植物的小草,并用不同的视角以草为题去写。例如这组诗的第一首《我看见草正坐在院子里》,这是诗人在假日回到家中见到的真实场景,草定格到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