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3月>> 作家走廊

信仰从这里开始——白马寺的天空

徐兆寿

   

    1.历史需要一个梦

    历史需要一个梦,来改变中国的心性。

    那时,在地球另一边的罗马帝国,一个三十多岁的瘦瘦的青年,自称是上帝的儿子,他来到此世是为了要与人类进行一个约定,用他的血清洗人类的罪恶,用他的死来为人类赎罪,以此劝导人类转离诸恶,一心向善,用爱去建立一个新的社会。他被自己的门徒出卖,钉死在十字架上。据说三天后他复活了,以种种神迹来告诉人们他是上帝的儿子。他的门徒保罗等不惧牺牲,继续传教,又遭到罗马帝国大规模的迫害。

    这个人尽管死了,但他的宗教在300年之后终于在罗马获得认可,并成为西方世界的精神家园。他为那个以世俗性为特征的古希腊文明编织了一个来自天国的梦。诗人荷马所颂扬的诸神似乎都带着强烈的世俗精神,而在诸神之上,命运并未写下永恒的诗篇。伟大的神王宙斯一直在等待普罗米修斯预言的一场新的命运。苏格拉底对此充满了疑问,他自称听到了新神的声音。他到处发问,以此来破除那些束缚人类灵魂的教条,而发现人类心中存在的善与爱。他似乎是要摒弃神族的世俗性,而创立一种形而上的信念。他被处死在广场上。他因此成了古希腊第一位圣人。

    400年之后,他所开启的理性之路随着他的鲜血在希腊、罗马以及亚历山大所征服过的地方弥漫,但是,这场被称为古希腊哲学的运动始终缺乏一个不朽的神王。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完成了灵魂的塑造和神性观念的提升,他的徒孙亚里士多德则完成了有关灵魂与各种观念的知识。但就是缺乏一个人格化的能够主宰人类命运并能扬善罚恶的永恒的神。那不是宙斯,也自然不是苏格拉底。那是陀斯妥耶夫斯基在2000年之后仍然寻找的伟大存在。

    正好那个青年创造了上帝——没有他,上帝就不能以那样的形象来到世间,并成为西方世界的主宰;没有他,上帝就不能从犹太教的崇拜中获得伟大的新生。几股思想的力量终于在公元前后相遇了。但是,要让自大的罗马人承认上帝是唯一、永恒的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就像犹太人在埃及的命运一样,这些自称是上帝的羔羊们在罗马也遭遇了同样的压迫、屠杀。

    那是公元一世纪60年代的西方。

    那个时候,中国似乎也经历了与西方一样的命运。经过数百年的百家争鸣,儒家学说终于因为其仁爱进取的普世精神和教育的传承手段而获得政治上的胜利。在西方世界进入希腊化时期,恰是中国的儒家学说经历先秦时期的道家、墨家、法家和汉初黄老之术的诸多挑战,终在汉武帝时用董仲舒之大才“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般人都以为,董仲舒真的只尊儒家,而将其他各家消灭了。其实不然。儒家在孔子之时,提出仁爱思想,不语“乱力怪神”;在孟子时期,发展了义和天道学说,但仍然不语“乱力怪神”。孟子与旬子的论战将儒家学说通向人性深处,互相不能说服。学术似乎走到根本了,但终极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此外,儒家学说也没有形成自己系统性的纲领。在众多的争论中,墨家的兼爱思想与儒家相通,而墨家的鬼神思想与阴阳家、道家的一些观念恰恰是儒家不能深入到民间的一个短处。法家的治国之术也是儒家所缺少的。董仲舒正是吸取了以上诸家之长,并广纳其他百家之术,而将儒家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这就他的“天人感应”学说。他用墨家、道家、阴阳家等的学术假借到儒家的天道之上,赋予天以神性和人格的力量。天能够感知人世间的一切,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