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3月>> 我说我在

蕴之语——《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六

李森

        我的《春光》组诗中有一首《鸡鸣》可喻蕴之语的一阵音声形色风浪:

    鸡鸣呜呜,饮尽残阳。鸡鸣咕咕,饮尽韶光

    鸡鸣连着鸡鸣,山峰连着山峰,云雨的千万襁褓挂在空天

    石头靠着石头,树摩擦着树,山路如绸在风中起伏

    鸡鸣空空,叫万物做成春色。鸡鸣慌慌,叫人养成心灵

    鸡鸣崔崔,画着水墨长空。鸡鸣遥遥,与闲愁相约红透

    我与鸡鸣之蕴相约对饮乡音,正如与闲愁相约红透桃花。

    《说文》:“蕴,积也。”《广雅》:“蕴,聚也。”比尔·波特释“蕴”:“或译‘阴’、‘众’,可理解为‘聚合’。在佛教教理中,经验世界是由色(外境)、受(感觉)、想(知觉)、行(记忆)、识(意识)这五类空幻的聚合,也就是‘五蕴’的构成。五蕴也是构筑阿毗达磨理论的基础之一。”①所谓阿比达磨理论,是指那种卓异的佛法体系。

    佛法,无论是心中的,还是书写的,均源于蕴的凝聚。比尔·波特说:“在梵语中,‘蕴’字(skandba)的本义是指树干。我有时觉得,佛陀当年说法用到‘蕴’字的时候,心里想的也许是印度榕树(Ficusindica)的树干(支柱根)。榕树是极为奇特的树种,它在幼年阶段是附生植物,种子常发端于其他树木的树冠中间。幼苗生成不久,便发育出气生根垂直向地面发展,有的气生根入土后就长成树干一般的支柱根,有些则会缠绕在它的宿主身上,越勒越紧,最后将宿主植物绞杀而死。长大的榕树会不断发展出新的气生根,气生根入土又不断生成新的支柱根,就这样,在百年左右的光阴里,一棵榕树就长成了一片树林,再也分不清哪根是最早的支柱根。”②比尔·波特猜测佛陀“五蕴说”的缘起可能受到印度榕树的启发,尽管这个想象难以考证,但榕树“独木成林”、从空中向四周繁衍的生长方式,则恰好可喻“蕴”无论作为法,还是作为概念内涵的漂移迁流的形态。

    蕴,一般可释为“名”,是个名词或曰概念。但我以为,蕴应该作为动词解。蕴,是不得不用之名,其真义是非名的。非名而名之,是语言不可为而为之的法门。

    作为动词的蕴,是“佛法即非佛法”(《金刚经》),漂移幻化的佛法,是鲜活的心灵结构的行动自显;文本的佛法理论,是佛法的终结,而非佛法。

    佛法藉语言漂移迁流,而终于语言。

    佛法是语言之蕴,蕴是语言之花。

    鲜活的佛法、欢喜且温暖的佛法,是蕴在心灵结构中一次次地被激活,一次次地风吹万物般地漂移迁流。因此,蕴不是一个内涵和外延稳定的概念,而是一个漂移着创造内涵的幻相,它既非空相,亦非实相——一种可以感觉、感知的虚妄。

    蕴处于生成、暂住、寂灭、生成……的永恒幻化之中。蕴,既可以是极少,也可以是众多;既可以是阴的深阔,也可以是阳的能量,或阴阳的缠绕与旋转,犹如陈抟老祖画的太极双鱼宇宙;既是存在之符码内涵,也是存在之诗意形式,还是存在凝聚的中心或边界。

    蕴,是无相之相,是万相之“一”,或“一”之万相。

    熊十力云:“案世间计执有所谓我,有所谓宇宙。佛氏便将所谓我与宇宙,加以解析,只是色受等法,互相积聚而已。本无实我,亦无实宇宙,如剥蕉叶,一一剥落,便不见有实物故。”③

    蕴,如雁阵横过长空,在天留下空,在心留下影子。蕴是被看之“雁阵”,亦是雁之“看”,是孤雁啜饮苍茫,亦是雁阵横空涂鸦。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