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3月>> 我说我在

蕴之语——《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六

李森

    蕴,如树与果子的自显。以人观之,树与果子不知其自显。我的《屋宇》组诗中有一阕《梨树和梨》吟诵:

    听说,在天边外。秋深,晨开,夜风在山谷结出卵石。

    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梯子,伸进梨树,高于梨叶。

    弗罗斯特不在,只有鞍在。我不在,只有箩筐在。

    梨问另一个梨——所有的梨,都在问梨。

    为什么,梨核都是酸的,古往今来的酸。

    有一个梨说,这不是梨的决定。是梨树。

    梨树突然颤抖。一棵树说,也许是春天的白花。

    另一棵树说,也许是风绿,雨湿,光荫。

    还有一棵树说,难道是那把长梯。那些木凳。

    日过中午,不闻梨喧。日落山梁,不见梨黄。

    梨树和梨,是一则寓言之诗。“梨树”作为蕴,梨亦作为蕴,在滋生出许多蕴,诗意在蕴的滋生时刻生成。那些蕴,都在“梨树”和“梨”这两个母蕴中润出,而蕴也润出梨树和梨。蕴纷纷润出,然后又消失。我随其滋生,亦随其消遁。

    蕴在漂移,故人亦在漂移。语言生成蕴,蕴生成语言;语言即蕴,蕴即语言;蕴生成世界,世界生成蕴。蕴将世界化成语言和符码。

    言至于此,突然觉得“蕴”虽可释,却无意义可确言之。又或因无意义而释之,以为欢喜故也。谨录古德偈语④几则咏颂:

    其一:

    动静理全是,行藏事尽非。冥冥随物去,杳杳不知归。

    其二:

    方听无生曲,始闻不死歌。今知当体是,返恨自蹉跎。

PAGE 2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